首页 > 书库 >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天下足球贝氏王朝 忠犬攻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别扭受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草民,粟玉梳的小说《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此文是西藏雪莲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44章面首下 岚虓到乾元殿时,已然更换了一身天青水碧色衣衫,上绣一丛西府海棠,甚是栩栩如生。 女皇见他剑眉间的英气,哪里还有半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1 16:0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草民,粟玉梳的小说《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此文是西藏雪莲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44章面首下 岚虓到乾元殿时,已然更换了一身天青水碧色衣衫,上绣一丛西府海棠,甚是栩栩如生。 女皇见他剑眉间的英气,哪里还有半点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免费试读

第44章面首下

岚虓到乾元殿时,已然更换了一身天青水碧色衣衫,上绣一丛西府海棠,甚是栩栩如生。

女皇见他剑眉间的英气,哪里还有半点装上戏服后的魅惑。诸人退却,她放下手中的朱批御笔。

未等他行礼,便开口问道:“衣裳上为何绣了海棠,男儿家不是多以松柏为饰物,云纹祥瑞。”

岚虓束起又披在肩上的发,透着墨色的黑,那颜色是光泽的,柔和的,令人见了便想伸手触摸一把。

美色是天生的利器,男人如是,女人如是。

这样俊俏的男子,已然不多见了。女皇这样想着,便免去了他的礼仪。只伸出酸软的右臂往空中一举,岚虓见了,三步流星往前搀扶起她,那姿态依旧是不卑不亢的。

女皇自登基后,便更注重保养,夜间便要以枸杞,木萝,白芷,艾叶,苦参,红枣泡制的水篦发,簪上安神的粟玉梳,并两枚碧玉的步摇。青色蝉翼纱衣裙上,以银色丝线平针秀出墨兰纹样,衣裳上的海棠与兰花相触,像是生出了样的根系。共呼吸,同汲水了。

他嗅了女皇身上的香料气息,温柔笑道:“陛下,您身上好香啊,像极了夏天的樱桃。”

“放肆,你这般轻佻,不怕朕摘了你的脑袋?”

他搀扶她站稳后,才退了一步,拜了一拜道:“陛下杀草民事小,可这样好的夜色见了血,岂非辜负了良辰美景?”

“是么,良辰美景奈何天啊?”

女皇信步至贵妃椅上,侧靠着,眼睛望着窗外的景色。

“你叫什么名字?”

“岚江梦未断,银虓震九天。岚虓便是草民之名。”

女皇初见他只觉得气宇不凡,并无旁人那种瑟缩或是谄媚。此番二人共处,听他言语间,更是平和温婉,温情柔和,“你读过书?朕见你身上,倒是有几分贵族的气派。”

“回禀陛下,不曾读。草名走南闯北,戏文的故事听得多了,也耳濡目染了许多。”

女皇顺手把玩这一侧的玉如意,触摸着那玉石上的点点冰凉,“坐下吧,你都唱什么戏文?也说与朕听听。”

他便在一侧搬来的凳子上坐下了,“陛下,戏文何时都可听,草民从前听过两个个故事,不妨说与陛下解闷。”

“什么故事?”

他看着女皇明亮的而好奇的眸子,缓缓的说着:“在很遥远,遥远得不可知距离的星星上,有一个国度。这个国家的皇帝,年老了采得了一个儿子。孩子出生的那一日,便有巫师来算命,说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圣人,是一定会离开皇宫离开亲人的。皇帝怒不可遏,便杀了这个巫师。又禁止这个皇子离开皇宫,直到这个皇子十八岁的时候,有一次悄悄逃离了皇宫,见到了皇宫外的百姓,是那么的贫穷困苦,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人间还有人会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因他自出生就在幸福之中,于是他漂泊流浪期望能参透世间所有痛苦,终于在年老以后在一颗菩提树下,参透生死苦难,成为圣人。”

女皇笑了笑,又扬了下宽广的袖子,端着才泡制了枫露茶的青瓷玉盏在唇间抿了一口,又放下茶盏道:“这也不算什么好故事?朕知这位圣人参透过去未来八千劫的过往,可是于朕也无甚益处。”

不过是空有一副美妙皮囊,不过如此。可见男子没有脑子和灵魂,再有魅力的皮囊也不过是皮囊而已,这番以释迦牟尼参悟的故事来挑起话语,又说的不胜生动,可见其浅薄。便也失却了兴致,连原有的一星半点的好感都消耗了,便想着要唤人领他出去。

春季的风带着樱花的香味,他嗅着这香味,看出这时放松状态下的女皇,眼里的柔和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

“陛下,这风里有樱花的气息,伴着青草的清香。樱花过后,海棠便开了,总之春回大地,花开花谢,总是热闹。这样好的夜色,若无半点欢愉,岂不是辜负了这花香清幽。”

女皇闭目道:“就算朕辜负了,那又如何?”

他起身拜了一拜道:“陛下,光阴似箭,如何肯轻易辜负。草民还听过另外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陛下纵使不喜欢,也不会有浪费光阴之感。”

“你且说来,若是不好,便不要在这宫廷里呆了。好了,坐下吧。”

“久远时候同样有一位公主,早早的便被送入一位农户家去生活。这位公主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一朵鲜花或是一支药草。后来皇帝将她接回皇宫,她从未见过金丝织成的衣衫,五彩斑斓的袍子,以及宝石珍珠点缀的饰物。她觉得这时间华贵的,便是美丽的。”

女皇听他稍微有些停顿,便好奇问道:“然后呢?”

岚虓继续道:“后来啊,这位公主悄悄的跑出皇宫,见到采集珍珠的人要深入深深的河流底下。织着金丝布匹的织女却不能穿上一件暖和的衣衫,挖倔宝石的工人尚且不能得到更多的馒头。她回到皇宫后痛恨着贵族皇宫的奢侈,于是拒绝了所有的花衣美服。直到登基的那一天,也只是穿着自己从村里带来的衣衫。大臣和贵族们不能容忍她,于是想谋反。”

女皇又问道:“那那些人谋反成功了么?”

他摇了摇头道:“这位年轻的女皇,以为禁止奢侈便能够让苦难的百姓得到富足。谁知道百姓却一直在责怪她,若是连采集珍珠的活儿都没有了。一家人可怎么活下去呢?女皇很久后采领略到这个道理。之后的时间里,她并没有逼着皇室贵族克制他们习惯的奢侈。”

他不在言语,自信他说的,是女皇所感兴趣的。

女皇以沉默去对应他的故事,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些自己也曾经历过的困苦,如何不明白,奢靡其实有奢靡的好处。

“朕记得,父皇从前喜欢一种葡萄酿造的酒。那酒从北越行商处购得,一杯之数本不过十金。可是层层置办下去,就有百金之数。奢靡与节俭,本就是循环往来不绝。”她顿了顿道:“你说这个故事,不会是只想与朕说说话吧?”

他不卑不亢道:“草民微末之身,从宫人处得知陛下不喜欢戏文。也无甚学识可以与陛下谈论,以为这两个故事能与陛下有些许共鸣。”

她只笑了一笑,“朕的皇廷还空置着,你便留下做个从六品文侍吧。退下吧。”

岚虓一愣,无法,只得行礼退了出去。

玫德端了一盘蜂蜜樱花玄信饼来,女皇取银制的小叉子簪了一块尝了。

“陛下,可是来的人不和心意?”

她捡一块佛手酥尝了道:“朕不喜欢这种空有一副皮囊却只有小聪明的人。朕可以赐宸君无数夫人姬妾,却很难轻易的去填补后廷。男人和女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陛下贵为天子,只要您喜欢,什么样的人没有呢?”

“是么?周公之礼,若非心意想通情投意合,还有什么趣?朕喜欢的,早就,罢了。批折子去吧。”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