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墙红》宫墙红颜色怎么调 69文 宫墙红小顶

宫墙红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宫墙红》的小说,是作者西瓜饭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才是是阳光明媚,能将人烤焦,转瞬间就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要下起雨。 欢酌拿着团扇遮挡,仰头看了一眼天,怎么形容,就如宜常在近来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5 00:06: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宫墙红》的小说,是作者西瓜饭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才是是阳光明媚,能将人烤焦,转瞬间就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要下起雨。 欢酌拿着团扇遮挡,仰头看了一眼天,怎么形容,就如宜常在近来的

《宫墙红》免费试读

才是是阳光明媚,能将人烤焦,转瞬间就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要下起雨。

欢酌拿着团扇遮挡,仰头看了一眼天,怎么形容,就如宜常在近来的脸色一般,低沉的让人感觉可怕。不过,这是欢酌的感觉。

在皇帝的眼里,宜常在就是个说话轻声,糯糯语调的人。

确实要阴沉的可怕,让人这么折腾,能一句话不嚷的,才是本事。

“她哪里会嚷?嚷了谁会理会?”慧妃的身子骨是不好了,前几日又发作了一回。

似乎是累着了,一个哈欠就是合不拢,缓不过来,跌在了榻上抽搐。璞儿扔掉了手里的东西,手疾眼快的往其口里塞了帕子,直呼人赶紧请太医。

请太医不过尔尔,该讲的都讲了,用的药也是之前的药,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禀去了养心殿,石沉大海般没动静,璞儿无法,去请了欢酌来。

欢酌正在小歇,被叫醒后匆匆的就往碎玉轩赶去。

“好端端的,怎么又是发病了呢?你们也该宽慰些你们娘娘”欢酌没进门,就听到这档子话,略微疑惑,似乎是端妃的声音,她怎来了?

看了看拾花,拾花也表示无奈,怎么把这人给吹来了。

璞儿应该在慧妃的边上,拾花在廊前看着人熬药,应酬端妃的是秋儿。

秋儿嗯嗯的应着,端妃说什么就是点头,左右就是不开口。听到后头到响动,端妃转身一瞥,是欢酌。

欢酌走上前几步福了身,微风扬起了袖角,挑了时机秋儿就请两人进去。端妃似乎还有事,推脱了几句,说是在路上见着了太医往这走,心里不免放心不下,来看看。

也没强求,是巴不得,这儿够乱了,多一个人就是占地方。欢酌且福身送了人,等人上了轿撵看不到了,才是回头让秋儿领自己进去。

“奴才也不知怎的,就是这样了,多少的方子喝下去,就没个起效的!”璞儿一面同欢酌说,一面擦拭着慧妃的额头。

欢酌站边上看了一会儿,慧妃还在昏睡,索性是没抽搐了。

碎玉轩地小,讲起来比琉璃阁还破落了几分。皇帝不常来,慧妃不是个会打理的性子,都是随他了。自然,下头的人也不经心,好好的一个宫殿,弄的和院子一般。

欢酌随意的挑了一个不碍事的地方坐,就坐在慧妃平日睡的美人榻上,和玉珠两人干干的坐着。

拾花在外头看着,老嬷嬷跪在蒲团上念经,隔了一忽儿,秋儿才进来,给欢酌上了茶。

欢酌本想罢手不喝,璞儿望了一眼,让秋儿把铜盆拿去倒了“你喝吧,今儿烧了水,泡的是普洱,娘娘原先自个喝的,便宜你了!”

欢酌不爱听,默默的盖了茶碗“你家娘娘的,既然舍不得,那赏你喝。我左右是个嫔妃,少不了这些!”欢酌也有伶牙俐齿的时候,别看她不出声。

当了妃嫔无法子样样都比不过旁人,欢酌也就沉默不讨趣了,说多了难免沦为别人笑谈。

璞儿这,欢酌也要礼尚往来的。

拾花正巧端了药来,璞儿的话,她听的真切。

一股子药味弥漫,在欢酌的鼻尖化不开,苦涩的味道就在鼻子上,一直徘徊徘徊。

很自然的接了来喂慧妃,一人将慧妃撑起,一人喂,配合的很是自然。

大概是进了半盏左右,其余的一半,都渗在了帕子上。璞儿很自然的放下东西搁在拾花的手上,拾花没说什么,默默的收了东西走冷出去。

“这通身的气派,通身的姿态,可比我这常在还常在,比贵人还贵人!”这话欢酌提过,慧妃听了一小,没说什么,也没解释。

欢酌懒的去打听,有什么可以打听的,什么事呢?不就是那事吗?皇帝一直没给名分,不明不白的,璞儿这般很正常了。

陪到了傍晚,雨都稀里哗啦的下了一阵了,天转而放晴。

夏日的雨,且都有三场,欢酌不急,坐着慢慢的等。

慧妃悠悠的转醒时,才是下第二场雨,滴滴答答的响声正大。

“都是下雨了!”慧妃低低的讲了一句,看了看窗外。

欢酌说是第二场了,叫璞儿进来伺候慧妃,主仆俩无声无息的。璞儿自顾自的替慧妃摆弄着东西,慧妃偏了头,和欢酌讲话。

欢酌也不能太久的叨扰,看着差不多,也就是告退了。

慧妃似乎还要同欢酌说什么,欲说还休的,张了张嘴,看了看璞儿,又看了看欢酌。

“娘娘这是怎么了?”欢酌显的没有疑惑,但还是问了一句。慧妃眼神一直在璞儿身上徘徊“若是皇上去你那了,你提道一句璞儿的名分吧!”

愣了愣神,这推辞也不行,不推辞也不行“皇上不来我这”慧妃淡然的道了一句,不给欢酌拒绝的机会。

“想来皇后也不会让人安排你住别处,你现在也可挑挑,住哪边!”这句话,对着璞儿说的。

欢酌也顺势望了过去,璞儿就如一块璞玉一般,值得去雕琢的。那一层灰灰的尘埃扫下,指不定惊艳了四方。

应下了这事,慧妃也放心了,放了欢酌走。

璞儿神色自若,欢酌看不出她脸上的欣喜,也看不出她脸上的不安。“你家是包衣,越了龙门,还不放出点笑脸来?”临走前,欢酌瞥了一眼璞儿,笑着道。

璞儿把人送到了宫门,见欢酌如此说,也没好气的回话“不比常在,才是真真的入了龙门。奴才陪娘娘身边就好!”

欢酌本一直没想明白,为何林嫔将自个送了上去,最后怎为何如此不待见自己。今儿也算是明白了,换成自己,也会不待见的。

“我也是包衣奴才出身,得了福分与你家娘娘成了半个亲,我只盼着你家娘娘能好。你若是有出息,纵使如何,我都安心,你也且放心。”欢酌这段话说的发自肺腑。

玉珠回去就是不解“常在同她说这么多作何?都是没个准数的,心气就高成这样!”玉珠忿忿不平,反觉得欢酌受了委屈。

“你当她路好走?我是皇后的人,她是慧妃的人,慧妃娘娘,还是这病拖累了。明晃晃的棋子,她越不过去,只能这般了!”欢酌丝毫的不在意。

第三场雨,终将是下了。洒洒的就是一拨,打的外头的灯笼乱晃。

《宫墙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