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魔女识途》识途者导航官网 同志 魔女识途YAOI

魔女识途

玄幻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女识途》的小说,是作者田南恩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仲宁扭过脸来便看到了刀厚臣,徐涉也瞄向仲宁,她发现仲宁和季宁长的一模一样。 徐涉眸子一动去看季宁,季宁立刻解释着:“我和二哥是双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2 20: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女识途》的小说,是作者田南恩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仲宁扭过脸来便看到了刀厚臣,徐涉也瞄向仲宁,她发现仲宁和季宁长的一模一样。 徐涉眸子一动去看季宁,季宁立刻解释着:“我和二哥是双

《魔女识途》免费试读

仲宁扭过脸来便看到了刀厚臣,徐涉也瞄向仲宁,她发现仲宁和季宁长的一模一样。

徐涉眸子一动去看季宁,季宁立刻解释着:“我和二哥是双生子,不过二哥不管哪方便都比我厉害。”

“你发现了什么?”刀厚臣问。

仲宁蹲下了身子,他的手从长满青苔的青砖上抚过,他小声道:“这里的青砖还有原来的模样,应该是曾经砌成一个什么形状过,现在它被埋的严严实实,恐怕这里的山塌过,将这个水塘埋了。”

“沉水塘是个什么东西?养鱼的么?为什么那个二管家要找沉水塘?”丰臣靖彦跳了过来。

“我们也刚到这里不长时间,他们说的有些话和我们那个时候的不是一个意思,兴许沉水塘在他们这里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刀厚臣看向了徐涉。

徐涉不作声,她用匕首撬下来了一块砖在手里掂量着,很快砖底那磨的只剩下半个印记的标识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看着徐涉沉下了眉头,丰臣靖彦也凑了过来看,当他看清楚那半个标记时,他立刻抽了一口冷气:“鬼魅?还是大姑娘那一支?”

“大姑娘?”刀厚臣重复了一声。

“是我姐姐,我姐姐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徐涉说。

刀厚臣下意识地点头,就听徐涉又接了一句:“表面上。”

刀厚臣:“……”

“不管怎么说,先在这里做好标记,我们先回去,我们得知道这个沉水塘是做什么用的,再就是,也不知道雷占彪那边怎么样了,那个二管家会不会和他们打起来。”徐涉说着又将砖放下了。

黑风山这边,那位二管家已经下山了,雷占彪一直在山腰上等着徐涉和丰臣靖彦回来,山腰上出现了徐涉和丰臣靖彦的身影,雷占彪先是一喜,随即他又发现了跟在徐涉身边的四个汉子,而且打头那个人高马大,和徐涉还有说有笑的,雷占彪伸手捋了一把自己的脑袋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徐涉也看到了雷占彪,她同他一起上山,又把自己去林子里的事儿对他说了,不过她“不留活口”这个习惯,她却是没同雷占彪说。

“所以大当家的,那个沉水塘是个什么东西?”丰臣靖彦问。

雷占彪想了想粗声粗气地解释着:“沉水说的是暗河,这一片地下是有暗河的,原来山北通山洞的时候还不小心挖出过暗河来,大水一冲,到底山洞也没通成;

大户里原来经常把不检点的女人沉塘,有的人家早就准备了人解救,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那些很要面子的族长们便干脆把那些人往这里浅处的暗河里扔,暗河水不同于那些普通河水,人一下去,光是冷水就能把人激出病来,别说下去救人了,就是把人救上来了,救人的人,和被救的人上来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再有一种说法便是老人们常说的了,有的人家生了先天不足的孩子,便来暗河边上烧香烧纸钱,听说里面的冤魂多,要是能招上来一两缕,那绝对是大家族里脑袋灵光的人的魂魄,这样一来,自己家的孩子就会越来越精明,这个,不可尽信,都是谣言,这几位兄弟是?”

徐涉忙反应了过来,她一心想着那个沉水塘的事儿倒把刀厚臣忘了,她忙向雷占彪介绍着:“这是几位老乡,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他们,在林子里还多亏了他们帮忙;这位是刀厚臣刀大哥,这三位是他的表弟,沈伯宁、沈仲宁和沈季宁。”

雷占彪虽说没有雷桂花那样精明,但他脑子也不笨,徐涉都把这几位带上山了,他自然明白徐涉的意思,当下他也表示:“刀兄弟,咱们黑风寨虽说不是大寨,但别人要想动我们也得掂量掂量,几位兄弟放心在这里住下,咱们这里不至于每天能山珍海味,但是酒肉都供的上!”

刀厚臣冲雷占彪一拱手,他知道雷占彪是乡野粗人,不会说漂亮的话,但是这人心地单纯,颇讲义气,值得一交。

雷桂花正提着烟杆站在寨子门口,她都这样望了一个下午了,她烟杆里的烟叶都成灰了,也早就灭了。

瞧着自己哥哥和那位神乎其神的徐姑娘终于是回来了,雷桂花也松了一口气,再看看自己哥哥强行将手搭上了一个身材精壮的汉子的肩膀,雷桂花磕了磕自己的烟杆,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小子:“去灶台那边吩咐一声,把地窖里的腌肉拿出来,晚上有贵客。”

那小子应了一声,听着“腌肉”两个字嘴角口水都流出来了,他忙转了身往灶台那边跑,雷桂花提着烟杆迎着徐涉去了。

一行人又互相介绍了一番,徐涉对雷桂花说话向来是点到为止,比方她一早就知道自己身份不简单,但那位大管家不明说的话,徐涉也不挑明,省得雷桂花胡思乱想,也省的她徐涉解释麻烦,不过雷桂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刀厚臣的眼神不大对,应该是张廷牧对她说了些什么了。

“刀兄弟是我家小姐的故人?”雷桂花是这么说的。

刀厚臣抿着嘴去看徐涉,徐涉立刻出来圆场:“是,我还想着得找他们一阵子呢,在林子里碰上了,少了很多麻烦。”

“小姐你和小白鼠都落在了黑风山附近,这刀兄弟能掉到哪儿去,顶多也就是旧衙门那边呗,看来刀兄弟上次来黑风山是来试探我家小姐的。”雷桂花笑笑。

雷占彪分明不知道雷桂花在说什么,他却也打着哈哈:“是啊是啊,我家小姐变来变去的,要不是小白鼠跟在她身边,她换个样子我都认不出她来。”

“嘶——”雷桂花压了眉瞪向了雷占彪,雷占彪还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错了话。

“那个……男人们跟我来,咱们先去喝酒,徐小姐还要换身衣裳的!走走走!”雷占彪忙又勾了刀厚臣的肩膀往另一个方向去,刀厚臣有些尴尬地冲徐涉笑笑,带着自己的兄弟跟着雷占彪走了。

《魔女识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