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成兰亭结局 小说在线试读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GC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豪门连载中

主角叫玉岩,孙玉岩的小说是《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它的作者是安懒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自从前夜的那碗拿走的汤药开始,孙玉岩的心就一直心神不宁。他不相信韩迄会这么轻意的放过闵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他本以为他会趁着自己不在

|更新:2020-06-02 16: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玉岩,孙玉岩的小说是《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它的作者是安懒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自从前夜的那碗拿走的汤药开始,孙玉岩的心就一直心神不宁。他不相信韩迄会这么轻意的放过闵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他本以为他会趁着自己不在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免费试读

自从前夜的那碗拿走的汤药开始,孙玉岩的心就一直心神不宁。他不相信韩迄会这么轻意的放过闵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他本以为他会趁着自己不在府中时对闵姨娘动手,可是昨天回去,闵姨娘却是什么事也没有,则他吩咐在闵姨娘院子外看守的人则说,没有任何异相。越是这样,他的心才会越不安,这样的不安随着时间越长越来越扩大。

“孙大人,孙大人,孙大人,不好了。”

吏部右侍郎李克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因过度慌张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摔倒在地,他却顾不得失仪,连爬带滚的站起极步来到孙玉岩的面前。

孙玉岩眉头紧皱,心下里一跳,那抹不安彻底的炸裂开来,他猛然起身,“怎么了?”

李克面色苍白,满头的汗水,凑到孙玉岩的面前,压低着声音,“孙大人,明日《墨义》的试题不见了!!!”

“什么!”孙玉岩难以置信的瞪视着李克,“怎么会不见了?那日是你我亲自放入吏部东院的暗阁中,只有你我二人有钥匙,怎么可能会不见!”

孙玉岩这般问着,心下里却是一阵冷寒。每三年的科举试题都是以左右相爷为首,二品、三品文官各选三名密闭七天讨论出题,最后由皇上亲自从试题里挑选出试题,密封后便交由吏部保管,直至考试前一天交给监考官。今年的试题则由身为吏部左侍朗的他跟李克两人保管,明天就考《墨义》了,在明早之前他们必须将试题交给监考官,若是拿不出试题……

孙玉岩的心越来越冷:“你有没有好好的找过?”

“这是自然,我甚至把整个吏部所有的暗阁都找了一遍,但就是没有。”李克早已经没有了主见,“孙大人,这可怎么办?交不出试题,我们这辈子就指望了。”

“快去召集吏部里所有的侍卫,盘问清楚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当务之急,一定要先找到试题!”

李克连忙阻止,“孙大人,万万不可。这件事万万不能宣张开来,被皇上知道了,你我……”

孙玉岩拳手紧握却又不得不承认李克说的话是对的,这件事定然是不能宣张的,“你确定真的没有?!”

自从试题交到吏部,皇上特地给吏部加了一倍的侍卫,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息的巡逻,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而锁在暗阁里的试题怎么会不见了呢?

“孙大人,若不是确定,我怎么会这么说。”李克苦着脸,他在官场混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混到了三品吏部右侍郎的位置,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呢,这不是要他的命吗:“孙大人,你快想想办法吧。”

孙玉岩恼怒的低吼,“我能想什么办法?那试题除了一直密封着,除了皇上谁知道试题是什么!?”

听了孙玉岩的话,李克脸上闪过一丝希望,“韩相爷,孙大人,皇上最后选题的时候左右相爷都在场的,韩相爷一定知道明日《墨义》的试题!”李克越说越觉得,或许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韩相爷是孙玉岩的岳父,若是孙玉岩开口他不可能见死不救的,越这般想李克越是兴奋,“孙大人,你去问韩相爷就行了!”

孙玉岩脸面铁青,全身透着怒气,牙齿几乎要咬碎。

原来,等待他的是这个!

韩迄!竟然要这般毁了他!所有人都觉得他入了相爷府后便是平步青云了,当年的他也是这般的想。可没想到,入赘到相爷府后,韩迄那个老家伙在官场上对他一点帮助也没有!他辛辛苦苦从五品爬到现在的三品,他却开始踩压他!

韩迄!!!孙玉岩从来没有这般想要杀一个人。

李克愣愣的看着嗜血的孙玉岩,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坏了,平日里温和的孙玉岩这时候看起来竟可怕的紧。

孙玉岩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垂下眼敛去眼里的怒火,抬头已然是平时那副样,“李大人,我先回府了。”

“孙大人,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李克眼里带着期待和乞求,“若是这次这件事解决了,我为你做牛做马!”

孙玉岩却没有心思再留在这里,想着韩迄这时候定然在府里等着自己,而他就算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必须踏进他为自己挖的坑。这种无可耐何让孙玉岩几欲发疯,他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要让韩迄尝尝他所有经历过的痛!

*********************

“你输了。”韩相爷落下一枚白子,棋面上,黑子全军覆没。

韩墨卿看着这惨不忍睹的局面,不甘心的撇着嘴,“还说让着我呢,就这也叫让,最起码让我死的好看一点嘛,黑子都被你吃光了。”

看着韩墨卿委屈模样,韩相爷笑着抬头轻弹了下她的脑门,“都已经让你十子了还要怎么让,若是你在学院里选了围棋,也不至于下的这么差。”

韩墨卿听韩相爷这么说,心里有些担心,“爷爷,女五科里墨儿一项也没有选,你生不生气?”她知道京城里关于她粗鲁不堪的传言已经散的到处都是了。

韩相爷听了微微一顿,片刻后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我生什么气,不选就不选,你只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行了,那些疯言疯语不用理会。”

韩墨卿自然不在乎那些传言,她在乎的只是怕爷爷会在乎,不过,现在看来,爷爷并不在乎。

“那墨儿再陪爷爷下一盘。”韩墨卿边说边整理着棋盘,“这才第一局,怎么说至少也三局两胜吧。”

韩墨卿的眼里闪着一抹奇异的光芒,韩相爷只觉好笑,这丫头心里盘算着什么小九九呢,“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后招。”

“那爷爷你可看好了。”

韩墨卿刚落下第一枚墨子,韩勇就已经走了进来,“相爷,大爷回来了,说有事找您。”

韩相爷执着白子的手收了回来,倒回来的挺早,略感遗憾的看着韩墨卿,“小墨儿,看来今天爷爷是看不到你的后招了。”

韩墨卿也不在意,“机会多得事,不急于一时。既然爷爷跟父亲有事商量,那墨儿就先回去了。”

韩相爷点头,韩墨卿走出书房外见到正在外面等着进去的孙玉岩:“父亲。”

孙玉岩抬头看了眼韩墨卿便当回应,进了书房。

韩墨卿回头看了眼孙玉岩的背影,这一身劣气是发生了什么?

孙玉岩进了书房看到韩相爷正悠闲的喝着茶,见他进来放下茶盅,淡淡出声,“回来了。”

孙玉岩点头,拼命的忍着心里的怒意,开口,“岳父,小婿遇到麻烦了。还望岳父出手相助。”

“麻烦?”韩相爷声音微扬,面带疑惑,“什么麻烦还需要我出手?”

打死孙玉岩他也不相信这件事跟韩相爷没关系,这明显是他设的局,现在还这般的惺惺作态,孙玉岩气的浑身发抖,“小婿将明日《墨义》的试题弄丢了。”

“哦?试题丢了?”韩相爷仍是淡淡语气,带着一丝惋惜,“唉,试题丢了可不是件小事啊。三年的科举皇上有多重视你不是不知道,你弄丢了试题我就算想帮你说话,皇上也是听不进去的。”

孙玉岩几乎要发疯,他明明知道自己求他的不是替他在皇上面前求情,“岳父,若是你能告诉我《墨义》试题,皇上便不会知道此事。”

韩相爷轻轻点头,“要说这《墨义》试题我确实是知道的。”

孙玉岩咬牙跪地,“求岳父救小婿。”

韩相爷双眸阴沉的看着跪地的孙玉岩,“告诉你试题并不难,不过,玉岩,闵姨娘肚子里的东西跟这试题你只能要一样。”

果然!

孙玉岩双眼几乎喷血,抬头却是一片乞求和哀伤,“岳父,闵姨娘肚子里是小婿的骨肉,小婿怎么能……”

“早在那两个孩子出生后,我就跟你说过了。”韩相爷拿起茶盅喝了口茶,“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孰轻孰重,离明早还有五个时辰,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孙玉岩弯身不停的磕着头,一声比一声响,“岳父,岳父开恩,岳父开恩……”不过一会儿,他的额头已经泛紫。

“孙玉岩!”韩相爷猛然拍桌,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平静,怒视着孙玉岩:“让那两个孩子活着我已经是开恩了,你若是再不知好歹,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滚回你的院子里去想清楚,仕途、儿子,你到底要哪一个!自己选!”

孙玉岩知道就算他磕烂了头也改变不了任何,韩迄既然设下了这个局就不可能轻易的饶过他,他慢慢起身,强忍着一身的怒意,“小婿先回去了。”

“你可以好好的想清楚。”身后传来冰冷的提醒,孙玉岩身子一顿,随即抬脚离开。

孙玉岩,你可是好好的选,韩相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名光芒:“韩勇,你说他会怎么选?”

韩勇沉默片刻,摇头,“属下不知。”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