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槿惜落满一人世》花落满一地 小白文 槿惜落满一人世小攻

槿惜落满一人世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秦瑗,花槿惜的小说《槿惜落满一人世》此文是梓邮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花槿惜连忙赶回家中,曹落笙大概是去温书了,此时并不在房内,她为秦瑗熬制了安胎药,细心的端到秦瑗面前,一勺一勺,吹凉了才喂进秦瑗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0 04: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秦瑗,花槿惜的小说《槿惜落满一人世》此文是梓邮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花槿惜连忙赶回家中,曹落笙大概是去温书了,此时并不在房内,她为秦瑗熬制了安胎药,细心的端到秦瑗面前,一勺一勺,吹凉了才喂进秦瑗嘴

《槿惜落满一人世》免费试读

花槿惜连忙赶回家中,曹落笙大概是去温书了,此时并不在房内,她为秦瑗熬制了安胎药,细心的端到秦瑗面前,一勺一勺,吹凉了才喂进秦瑗嘴中。

秦瑗吃过药后,站起了身,对花槿惜说,“槿惜啊,你陪我去婆婆房中坐坐,想同她说说话,我整日待在房中有些许憋闷,顺便转转这曹宅。”

“是。”花槿惜贴心的搀扶着秦瑗,走向魏弘丽的屋院,一路上花槿惜都有些心不在焉,她还想着今日路上遇见的那个少年,脚下没有走稳,就要连同秦瑗摔下去时,下意识从后背伸出了些许藤蔓,裹住了秦瑗,见秦瑗没什么事,自己站稳后,才将秦瑗松开。

秦瑗受到了些许惊吓,她捋了捋自己的胸腔,愠怒道,“你这丫头怎的这么不小心,如若你是普通人,刚刚我便要失去我的孩子了。”

“夫人对不起啊。”花槿惜深知自己刚刚犯了错,低着头乖乖认错,那可怜的样子显得有些委屈。

秦瑗好笑的看着花槿惜,“你这模样,若是旁人看了,不知道的以为我是多么凶残的一个主子。”

花槿惜吐了吐舌头,顽皮的冲秦瑗做做鬼脸,逗得秦瑗心情好了许多,一主一仆,说说笑笑的进了魏弘丽的房中,却见魏弘丽正准备出门,她细声问道,“婆婆这是要去哪?”

“嗐,这曹元勋的大娘子,被囚禁了几日,心智有些不正常了,听闻她屋的女婢说,今早白凝哭着喊着不肯吃早饭,还趁曹元勋不注意,一头撞在了床柱子上,如果不是反应过来的周晴儿,怕是就要撞死过去了。”魏弘丽摇摇头,有些无奈,“我这正要去看看她,别是真出什么事了。”

“婆婆,”秦瑗听完,心想,这女人的心思到多,这不是逼得魏弘丽收了惩罚吗,如若没有旁人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威胁魏弘丽呢,于是便拉住魏老夫人,“我随您一起去看看她吧。”

“也好,有你在,我还安心些。”魏弘丽扶着秦瑗的手,正要去曹元勋的房间,路上被一小工拦住,“老夫人,门口有一少年,说他无处可去,想要来曹家当小工,已经闹了有段时间了。”

“这怎么都是事啊。”魏弘丽皱起了眉头,顿了顿,转头看向秦瑗,“你去看看那小子,处置好了来白凝房中找我。”

“是。”说罢秦瑗便随着那小工来到了门口,刚一到门口,花槿惜便紧张了起来,这少年不正是早些时候那个带有獠牙的拦路人吗,花槿惜不由自主的抓紧了秦瑗的手,有些许的害怕。

秦瑗感受到了花槿惜的不安,她摸了摸花槿惜抓在自己臂膀上的手,安抚道,“莫怕,有我在,没人会欺负你。”紧接着,她转头看向那少年,“你可是要来我宅子里当差?”

“是,”那少年顿了一下,指着花槿惜说,“我不仅要在曹家当差,我还要和她服侍一个主子。”

“那便是服侍我了。”秦瑗轻笑道,“你莫不是看上我身边这可人儿了?”

突然被这么一说,少年红了脸,支支吾吾的回答秦瑗,“我...我...我才没有!我佘信才不会喜欢上这样蠢笨的丫头!只不过认识她而已,服侍一个主子,相互有个照应。”

秦瑗被少年突如其来的脸红逗得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我就收了你吧,有些服侍主子的要求槿惜自会告诉你。”

就这样,秦瑗带着两人来到了白凝的房中,还不进屋,便听见了白凝摔碗砸盆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了很远。

“真是个疯婆娘。”秦瑗这么说着走进了房中。

白凝见秦瑗走了进来,拿起床头的药杯砸向了秦瑗,嘴里疯疯癫癫的喊骂着,“贱胚子!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是吗?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花槿惜连忙挡在了秦瑗身前,替她挡掉了这砸来的药杯,花槿惜吃痛的捂住被砸的地方,秦瑗担心的看了一眼花槿惜,问道,“你没事吧?”

她揉了揉被砸疼的地方,施了点小法,缓解了疼痛,回应道,“没事。”

秦瑗愠怒,转头瞪着白凝,“你可知我怀有身孕,你若一下砸到我肚子上,便是一尸两命,你担当得起这罪名吗?”

刚才还吵吵嚷嚷的白凝,听闻秦瑗的话,瞬时间不叫了,满眼疑惑的看着秦瑗,“你,怀孕了?”

“是啊。”秦瑗缓缓走到了白凝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有些许轻蔑,“全曹家上下,就没有不知道我怀孕的,不过是你让囚禁太久,消息不灵通罢了。”

“好了好了,你也不必这样气她,”魏弘丽走到白凝面前,将她扶回到床上,语重心长的说道,“莫要再疯疯癫癫,装傻卖疯,你若想让我解除你的惩罚,除非小夫人先要饶过你。”

“我装傻卖疯?”白凝听罢魏弘丽的话,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曹家这样对我,如有一日我能出了这院落,定告我爹爹,让你曹家家破人亡!”

魏弘丽听着白凝的话,气的忍不住颤抖起来,她好心提醒白凝却不想她如此不讲道理,魏弘丽一巴掌打在了白凝脸上,怒道,“不知羞耻的东西!差些害出了人命,还有脸提你白家!”

秦瑗见魏弘丽生了如此大的气,连忙去搀扶她,安抚了她几句,头也不回的带着魏弘丽出了白凝的房间。

一路上,魏弘丽都在大口的呼吸着,看样子,被气的不轻,秦瑗安慰道,“婆婆也不必动如此大气,先前是因为我,才禁她足,如今她大抵也知道自己错了,倒不如,将她放了出来吧。”

魏弘丽看了一眼秦瑗,“她那样对你,你怎么还能忍心将她放出,你不怕她再去伤害你吗?”

“无碍的,有槿惜在,没人会伤害到我的,更何况,我这又多了一个小工,两人护着我,我还怕她不成?”秦瑗轻轻笑道。

“也罢,就随你吧。”魏弘丽安排了自己的贴身婢女去处理这件事,自己随秦瑗回了房。

婆媳二人坐着谈了谈闲话,随后秦瑗派花槿惜带着这个刚入曹家的小工佘信去熟悉一下要干的活儿。

终于留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佘信走在花槿惜身后,随手摘了片树叶叼在嘴里,想起刚刚花槿惜帮助秦瑗的样子,调侃道,“妖界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妖?爱上人类就不说了,还帮自己心仪之人的妻子,整日在这令人伤心的地方,你不觉得的难受吗?”

“我要怎么样,关你什么事!”花妖哼了一声,“我愿意这样,只要能看见他就足够了。”

佘信歪了歪头,看着因为生气,踢着脚下石子撒气的花槿惜,笑了起来,小声道,“真是有趣。”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冲花槿惜喊道,“喂!花妖,你可知我是谁?敢这般同我说话”

花槿惜转头看着他,满脸疑惑,“你是?”

“我乃妖界太子佘信,待我父王离世,我便是新一届妖王。”佘信仰起头,十分骄傲的样子,逗笑了花槿惜,她随口说道,“就你?如若你是妖界大太子,那我还是妖界王妃呢。”

“你不信?”佘信皱皱眉头,看着花槿惜,“要不要打个赌?”

“赌就赌,你说,赌什么?”花槿惜好笑的看着这个自满的少年,眨了眨眼睛。

“如果我以后真的做了妖王,你便嫁给我,怎么样?”佘信看着这个俏皮可爱的女生冲自己眨眼,心跳漏了半拍,他深怕让花妖看出什么,便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嫁给你!”花槿惜听闻“嫁”这个字眼,想起了曹落笙同秦瑗大婚那日洞房传来的声音,瞬间红了脸,“你知道我心仪之人不是你,你又何苦做着赌约。”

“我只说你嫁给我,又没说心仪的人是你,怎的比我还要自满。”佘信饶过花槿惜向前走了去。

花槿惜笑了,“也好,不是我就好。”她跑了几步跟上了佘信,为他介绍着在曹家要干的事情。

《槿惜落满一人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