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不染年华两世月》革月年华 年下攻 不染年华两世月小说在线试读

不染年华两世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不染年华两世月》是菠萝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不染年华两世月》精彩章节节选: 欧阳长恨喝着那新下来的茶,看着这周围的豪气装饰,也是叹服道“果然还是贤弟阔气,每一次来,这屋子总像是新的一样。” 李凌峰笑道“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4 20:04: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不染年华两世月》是菠萝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不染年华两世月》精彩章节节选: 欧阳长恨喝着那新下来的茶,看着这周围的豪气装饰,也是叹服道“果然还是贤弟阔气,每一次来,这屋子总像是新的一样。” 李凌峰笑道“这

《不染年华两世月》免费试读

欧阳长恨喝着那新下来的茶,看着这周围的豪气装饰,也是叹服道“果然还是贤弟阔气,每一次来,这屋子总像是新的一样。”

李凌峰笑道“这东西变了,可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就像韩凌教永远都和蝉阳教一样,固守庸城。”

欧阳长恨听着这话亦是说道“李教主这话里,似乎是有别的含义。”

李凌峰说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你我两派是武林堂堂正正的正派,咱们两派自祖上而来便是故交,何况秋言尚在义兄门下学习,我身为父亲,也只是为了儿女做打算。”

欧阳长恨说道“的确,为人父母者,心中必定有对儿女的牵挂,这份牵挂也是为了儿女今后的道路所做打算,秋言虽然有些大小姐脾气,可在我门内,却是紧守本分,贤弟莫要担心挂念。”

李凌峰说道“小女自小便被我娇惯坏了,难免养尊处优,如今得了义兄指点,当得善果,我这心且可放下一半。”

欧阳长恨说道“我知道贤弟找为兄前来是为了心中放不下的另一半,你我兄弟之间不必客气,有什么话,当请直说,慕言的病自小就有,如今年岁渐起,我亦是看着他长大的,自然也是不忍见他忍受病痛折磨。”

李凌峰说道“唐门那边说,只能改易武脉,才能存续得住慕言的性命。”说着,李凌峰叹了一口气,桌案上的茶一口未动,早就过了不惑之年的人,只余一声叹息。

欧阳长恨听着,亦是难掩惊讶道“改易武脉,改易武脉乃是不可逆转。稍有不慎便会经脉俱废,身形瘫痪。而且韩凌教的武功乃是正门武学纯阳功体,危险相比之下更是难上加难。而且,要转为何种武脉才能抑制慕言如今的病情呢?”

李凌峰说道“唐旭说,如今的办法,只有反其道而行之,采用至阴之武脉,承接慕言的身体。”

欧阳长恨说道“至阴之体?可这武林之中的至阴功体,唯有早就消失的魔宫月灵宫修炼此等邪功。”

李凌峰点头说道“不错,眼下唯有魔宫的功体能够救我儿慕言一命了。”

欧阳长恨心下一惊,随即说道“贤弟,此事需万万慎重。暂且先不论现在是否还能寻得到月灵宫的人,月灵宫之所以称之为魔宫,就是因为练就的功夫是走火入魔的邪功。慕言现如今已经如此了,若是过程之中出了什么差错,那就非是我们能够掌控的了。”

李凌峰说道“可是,这是救慕言唯一的出路了。”憔悴的眼神望着对面的故友,一切言语尽在咫尺之间。

欧阳长恨再无劝阻的理由,毕竟若真是如此,那救治李慕言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这一条路了。

欧阳长恨说道“贤弟,我明白了。”

李凌峰说道“这些时日,我派出了门内不少人去寻得月灵宫的消息,当年大战过后,虽说城渊那个女魔头已经伏诛,可毕竟她麾下的那些妖魔邪众还在,尤其是她最得意的门生沉岳,当年害死水心派荆雪诚掌门的凶手仍旧逍遥法外。与其说是为了私,其实也是为了怕当年留下的余孽祸端有一日再为祸武林,毕竟十六年了,我的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义兄,我总感觉,其实武林中真正的危机并未解除。”

欧阳长恨说道“贤弟所言甚是有理,的确,当年我们中原武林正道一同围剿月灵宫为的就是水心派掌门之仇,月灵宫的人甚是狡猾,那沉岳能从锁天牢之中破牢而出,上百年来,从锁天牢之中逃出来的人,仅有沉岳一人。而那次大战之后,月灵宫虽在武林不复存在,可我们这么多年下来,却依旧未找寻他们,即便能得到些蛛丝马迹,也不过人去楼空。任凭他们逍遥法外。”

李凌峰点头说道“的确,月灵宫的本事不小,可自古邪不胜正。城渊继任月灵宫之后,做出多少伤天害理之事,我们自然清楚。但只可惜,中原武林正道尚未团结一心。”

欧阳长恨说道“贤弟此话怎讲?”

李凌峰说道“当年虽然我们一心想要除掉月灵宫,不让她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但毕竟师出无名。不过是借着沉岳刺杀荆雪诚的事情做起饮,况且事情是云湖山庄率先发难,正道终是心存忌惮,所以也未尽然使出全力。而沉岳能破天外陨铁铸成的锁天牢,绝对是正道之中有人离经叛道,否则沉岳又怎能轻易逃出生天?但眼下,只有我和义兄,凌峰相信的,唯有义兄了。”说着李凌峰猝然起身,对着欧阳长恨下跪说道“义兄,眼下唯有你能助凌峰一臂之力了。”

见着李凌峰突然行此大礼,欧阳长恨亦是惶恐,连忙起身搀扶他道“贤弟,你这又是为何,愚兄可担当不起此等重礼。”

李凌峰说道“义兄,凌峰这一生没求过谁,如今恳求你,帮凌峰找寻月灵宫的余孽,就算不为慕言,就当是为了天下苍生,你也受得了这一拜。”

欧阳长恨拉扯着李凌峰起身,又说道“贤弟说的,正是为了天下,身为正道,蝉阳教义不容辞,何须贤弟如此重礼。”

李凌峰说道“义兄,多谢你能帮我,我感激不尽。”

欧阳长恨说道“咱们兄弟之间何须如此,你放心,即日起,我便会派出蝉阳教门众,势必会仔细查出当年的漏网之鱼。慕言不会就这么白白受苦的,贤弟,莫要着急上火才是。”

得了欧阳长恨的允诺之后,李凌峰此时便是心下安定了许多。他心里清楚,他这个义兄最是受不了这些。

而且他们是生死至交,若说时间倒退二十多年,他们二人之间比起叶秋笑与李慕言,他们则更是亲密无间的结拜兄弟。

只不过若论武功来说,他这个义兄虽是天下第一剑蝉阳教的掌门,却并未习得他的师父“天下第一剑”独孤傲剑的剑法精髓,所以二人的武功显而易见,一直都是李凌峰占据上风,但是若论人品心性,他这个义兄可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实。

《不染年华两世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