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孤独的鸢尾花》古代描写鸢尾花的诗 小说目录 孤独的鸢尾花LOLI控

孤独的鸢尾花

短篇连载中

完结小说《孤独的鸢尾花》是夏末逐樱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清清,肖雨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question:如果你偷了上帝的种子,种在自己荒芜的花园里,你会遭受到天谴吗? 傍晚的时候,夏逐风又一次十分准时的来到了采铃姐的咖啡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5 00:04: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孤独的鸢尾花》是夏末逐樱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清清,肖雨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question:如果你偷了上帝的种子,种在自己荒芜的花园里,你会遭受到天谴吗? 傍晚的时候,夏逐风又一次十分准时的来到了采铃姐的咖啡店

《孤独的鸢尾花》免费试读

question:如果你偷了上帝的种子,种在自己荒芜的花园里,你会遭受到天谴吗?

傍晚的时候,夏逐风又一次十分准时的来到了采铃姐的咖啡店,还是坐在门口的位置,不过这次,他张望的却不是外面的风景,而是柜台后忙碌的人。

他瞄着柜台后的何以清,越看越觉得可惜,她总是习惯性的遮掩着自己,把自己美丽的内心包裹在层层的保护罩中,不去让外人触碰。

夏逐风一直待在这,中途接了两个肖雨笙的电话,但都不是什么大事,被他以董事长的身份、果断且任性的拒绝了。

直到天色渐晚,咖啡店里的人渐渐少了些,夏逐风才坐到了柜台的高脚椅上,笑道:“清清啊,你知道今天某人占了你多大的便宜吗?”

何以清有些纳闷的递过去一杯咖啡,道:“占我便宜?你觉得我有什么便宜可以占的吗?”

夏逐风敲了敲桌子,嘟嘴道:“算了算了,我坦白,我根本就不是去笙歌面试的~我就是笙歌的董事长~”

何以清微微一笑,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有些不经意的低了低头,道:“那……倒是我失礼了,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见谅。”

夏逐风见她说话忽然这么拘谨,很是不适应。

他认真的看着何以清,道:“清清,我真的希望你能把我当成一个大哥哥,我……今天见到你姐姐了,她……和你长的很像。”

何以清低头道:“我希望你没有把她当成是我,但……那大概是不可能的吧,毕竟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不一样!”夏逐风激动道:“你们……一点都不一样,你姐姐会去笙歌工作,工资会很高,你…也可以轻松一点吧……”

何以清浅浅一笑,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占便宜吧,也许董事长先生觉得我会为此而高兴,但这件事只会让我显得更加卑微,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杯咖啡我请你喝吧。”

何以清转身,夏逐风一把抓过她的手腕,蹙眉道:“清清,你……在生我气吗?我……”

“夏哥哥……”何以清低着头,细碎的流海遮住了她全部的表情:“今天很晚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今天之后,我可能有事要拜托你,能把你的电话给我吗……”

何以清的这个家,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许到那时,那个小小的房子里将再没有何以清的容身之所……

她到时候会去哪儿呢,她唯一能求的,就是面前这个人了吧。

夏逐风点了点头,把电话写在一张小纸条上,递给了何以清,何以清小心的收好了,之后继续工作,直到夏逐风从柜台前面离开,她才轻微的叹了口气。

十点之后,何以清收拾完所有东西之后,跟莫采铃打了声招呼,兀自出了咖啡店。

夏逐风轻靠在店门口,微微的冷风吹气他漂亮的头发,明明是在夜色中,看起来却那般的耀眼。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在这吹这么久的冷风很好玩吗?”

何以清把围巾丢给夏逐风,自己抽出了口罩戴上,有些不悦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夏逐风微微一笑,认真的把围巾围好,道:“还不是因为你把我赶出来,我就只能在门口等你啦~清清,你刚刚说会有事求我,是什么事啊?”

何以清回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我要回家了,你能……不要跟着我吗?”

夏逐风温柔的笑了笑,道:“清清,你家离这远吗?要不要我开车送你?”

何以清婉拒道:“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你一个董事长也不能整日在外面逛,回去吧。”

夏逐风本来想送她回去,但无奈实在拗不过她,只得作罢,叮嘱了几句之后,便取车回笙歌了。

昏暗的灯光一个接一个的路过何以清的身旁,她的身影一直都是孤单而瘦弱的。

这条路很漫长,也很难熬。

到了家门口,何以清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门刚一打开,何以青就兴奋的扑了出来,她搂着何以清的肩膀,笑道:“清清啊,恭喜我吧,姐姐我不负众望,拿下了笙歌的那份工作,而且我觉得……领导对我的印象还不错!”

何以清微微一笑,腼腆道:“那真是恭喜姐姐了,妈妈肯定乐坏了吧。”

“那是当然~我可是妈***骄傲~从今天起,我的事业就要飞黄腾达了!以后你可以跟在我身后打打下手,再也不用出去找工作了!”

姐姐兴奋的把何以清拉到了餐桌旁边,道:“我今天特意在外面买了些好吃的东西,用来庆祝我这次的成功,清清,想吃什么就吃吧!”

何以清没有动筷子,而是看向了一言不发的母亲,她想起了夏逐风的那些话……

姐姐能够应聘成功,是不是自己也出了一份力呢?如果告诉妈妈,妈妈会高兴吗?

何以清蹙眉打消了这个念头,随后轻声的问道:“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夹吧。”

“你夹的,我什么都不想吃,老二,你什么时候能跟你姐姐好好学学,自力更生,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何以清拿着筷子的手忽然一滞,然而妈妈还在不停的念叨:“你这样难道想给你姐姐和我做一辈子的拖油瓶吗?你这吃穿,有哪一样不是从我们这里要的,你就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何以清握紧了筷子。

何以青轻描淡写的笑了一声,道:“妈,你糊涂了吧,清清也是有工作的,她也能赚钱啊。”

“一个咖啡店离得服务员,能赚几顿饭的钱!看着她就生气!不吃了!”

妈妈忽的把筷子扔到了桌子上,一点点的挪动轮椅,回到了房间,何以青也跟了进去,客厅中,一瞬间只剩下了何以清一个人。

她静默的闭上眼睛,复又张开,像第一次学用筷子一样,认真的夹起了一口饭放到嘴里,然而这饭是什么滋味,她却怎么也尝不出来。

她放下筷子,双手合十,道:“我亲爱的家,感谢你养育我长大……”

她知道,妈***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她已经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姐姐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这个家……已经不再需要她了,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家吃的最后一顿饭,竟是如此的……单薄。

就如同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是单薄的。

现在想想,这个家带给她的温暖,还远没有那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带给她的多……

“奇怪,怎么又想起那个人了……”

何以清自嘲的笑了笑,拎着自己本就不多的东西,悄无声息的走出了家门……

大街上,冷涩的风还在不停的钻入行人的衣领,何以清这时倒是有些后悔把围巾给夏逐风了,毕竟那家伙有车,大概也用不到围巾。

她一度回头看向那扇紧闭的家门,并没有任何人为了她而打开那扇门……

在这偌大的城市中,她就像是一朵随风飘摇的花,不知道下一秒要去哪,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自由总比压抑来的痛快……

何以清笑了笑,拉了一下卫衣的帽子,借着路灯的光亮,一点点的在街道上漫步,忽然……她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那个曾与她共眠一处的“素不相识”先生。

肖雨笙站在一辆车的旁边,很不悦的看着车内的人,似乎要把这连人带车都掀到海里去。

何以清的瞳孔微微放大,下一秒,她便躲到了路灯的阴影中。

而那车子里传出了熟悉而温柔的声音:“我说雨笙啊,我不就是翘了一场董事会吗,你至于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抓我吗?”

肖雨笙眉头简直就要拧到一起了,他用手扒着车窗,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三十个亿的项目,你一句不来,所有的董事都要被放鸽子,夏逐风,你到底在想什么?”

何以清躲在路灯下,隐约的听着却听不太清楚,但微一可以确认的是,夏逐风认识这个人,而且……很熟悉……

何以清思绪有些乱,她低下头,心道:“夏逐风认识这个人……那我,还能再找他了吗?万一哪一天撞见他的朋友,岂不是会被……嘲笑。”

夏逐风十分贴心的帮肖雨笙打开了车门,挑眉道:“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女孩,很漂亮,很干净,很……嗯,总之,我觉得她会是我很好的一个妹妹~”

肖雨笙上车,仍旧不悦道:“为了女人放弃董事会?夏逐风,我可不记得你是这种花花公子。”

“比不得你~”夏逐风拍了拍肖雨笙的肩膀,道:“今天那个面试小姑娘长的倒是挺标志的~好像叫何以青吧,青色的青,我是碍于朋友的面子才让她过的,不知道肖总是为了什么让那个经验不足却高傲异常的小姑娘通过面试的呢~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提起这件事,肖雨笙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坏到了极点:“一点渊源而已,轮不到你来问!而且……虽然很像,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啧!”

《孤独的鸢尾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