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雪山飞壶》雪山飞壶百度云 GL 雪山飞壶BG文

雪山飞壶

同人已完结

新书《雪山飞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萌教教主,主角叶欢,斐子,是一本同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回了客栈,叶欢坐在桌前,伸手拖着脑袋,愁眉苦脸得对汤圆说:“汤圆儿,你就不好奇方才我去见谁了?” 汤圆儿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见谁

|更新:2020-07-12 04:02: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雪山飞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萌教教主,主角叶欢,斐子,是一本同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回了客栈,叶欢坐在桌前,伸手拖着脑袋,愁眉苦脸得对汤圆说:“汤圆儿,你就不好奇方才我去见谁了?” 汤圆儿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见谁

《雪山飞壶》免费试读

回了客栈,叶欢坐在桌前,伸手拖着脑袋,愁眉苦脸得对汤圆说:“汤圆儿,你就不好奇方才我去见谁了?”

汤圆儿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见谁了?”

“唉!”叶欢揉了揉乱糟糟的长发,“我是去见斐国太子斐子笑了!我爹迟早会落在云楚手中,这世界上,只怕只有斐子笑有能力帮我了。”

汤圆瞬间眯了眼,侧头看她:“你怎会知道斐子笑的行踪?”

叶欢咳了咳,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看过原著吧……转了转眼珠,只好撒谎:“因为之前听千岁临谈起过,呵呵谈起过……”

汤圆点点头,终于收回了好奇的眼。可随即又眯起了眼,目光开始泛冷:“所以你打扮成那般模样,就是为了去见他?”

叶欢佯怒,一拍桌子:“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汤圆抽了抽嘴角,示意她继续。

“可我实在不喜欢他,总觉得有些害怕呢。”叶欢垂下肩膀,叹了口气,“要是现在走,或许还来得及……”

话音刚落,汤圆刷得站起身,皱眉冷道:“走。”

“啊?”叶欢一愣,没反应过来。

汤圆冷笑一声:“蠢货,莫非你还想留在这里等着斐子笑来接你。”

“可是我爹……”

叶欢犹豫不绝间,汤圆一把打断她,斜睨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

见叶欢呆愣着,汤圆挑眉嗤笑了声:“怎么?不相信我?”

“不是。”叶欢皱着眉头看着他,慢慢摇了摇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话到一半,欲言又止。

汤圆心中一颤,黝黑凤眼定定得看着她:“告诉我什么?”

“告诉你……你装成大人说话的模样,好可爱!!”叶欢走到他身边,快速将他抱在怀中,习惯性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笑得双眼完成了月牙状,“喂!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整天板着脸蛋不苟言笑小心脸瘫哪脸瘫!”

瞬间,汤圆的脸生生黑了一层,看着她的双眼好似要喷火,却被他硬生生给忍了下来。

叶欢没有注意,将汤圆重新放在地上,方附和道:“我决定了,我们现在就离开,救我父亲的事还需从长计议,否则若是斐子笑也不愿帮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做好打算,叶欢立马收拾衣物,拉着汤圆的手下了楼,退了房间,打算连夜出城。

汤圆重新赶着马车,一路磕碰,做算出了热闹依旧的芜城,哒哒的马蹄声再次规律性响起,叶欢的心终于重新回归平静,可不出片刻,却听马车外传来汤圆一声“吁——”的停马声。

而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位小公子,如今天色已暗,不知可否带在下同行一段?”

叶欢心中咯噔一声,全然没有想到斐子笑的动作竟然这般快,快到让她措手不及。

“你是什么人?”汤圆冷冷的声音传来。

斐子笑一声轻笑:“在下同马车内的姑娘有幸有过一面之缘,不知姑娘可还记得在下?”

叶欢咬紧牙,丫的!竟然调查得这般快!连她在马车内都知道!

缓了缓心中的怒气,叶欢努力让自己挂上一个礼貌性的微笑,这才伸手去拉开车帘,看了眼依旧一身青竹色衣襟的斐太子,心中的不安感愈加明显。

叶欢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随即诧异道:“这位公子,你可是认错了人?我可不记得何时见过你这般俊俏的男子。”

斐子笑一愣,显然未料到叶欢竟会这般说,可很快反应了过来,眼中笑意加深,似在控制自己的笑意:“哦?是么?看来倒是在下记错了。”

叶欢点头如捣蒜:“对对,定是公子你认错了人。此番我便不打扰公子等人了,先行告辞。”语毕,叶欢急忙对汤圆使了眼神,催他快些上路。

汤圆当即重新驾起马车,继续赶路。

眼看着离身后的斐子笑越来越远,叶欢这才从车厢内探出了身子,心情大好得问:“汤圆儿,我们这是回天宇吗?”

汤圆侧头,眯眼邪气一笑:“不,去斐国。”

叶欢愣了:“去斐国做什么?”

——现在去斐国,不正是自投罗网么?

“自然……”汤圆凤眼快速划过一丝波澜,欲语换休。

回想起斐子笑看着她的眼神,她实在是不喜欢,要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他,岂不是白逃了!

汤圆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才收起了调侃,解释道:“ 自从我们的马车出了客栈开始,身后至少跟了十个暗卫,想来都是斐子笑的手下无疑。”

“所以,我们不妨干脆去斐国,免得被他们查到我的底细?”叶欢恍然大悟,不禁在心中又狠狠腹诽了斐子笑好几遍。可一想到方才自己对斐子笑所说的拒绝之话,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方才就让斐子笑跟我们同行呢,至少能保证身后这群暗卫不会乱来啊。”

汤圆冷哼一声,嫌弃得瞥了她一眼:“你以为他会这么容易放弃?”

叶欢一拍脑袋,自言自语得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夜里,叶欢和汤圆将马车停在了树林之中打算休息一晚,就在汤圆出去抓野鸡之时,就听不远处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

侧眼看去,但见来人气质如兰,眉目如画,不是斐子笑又是何人。

呜呼哀哉,没想到那笑里藏刀的白面书生这么快便追上她了。

叶欢心中颇忐忑,眼睁睁看着他踏过一地翠绿芳草,几朵乱花,而后‘吁’的一声,将那骏马停在了叶欢不远处。

斐子笑下了马,又将马儿绑好,这才面含淡笑得优雅挪步,慢慢走到了叶欢身侧。

“姑娘,又见面了。”斐子笑丝毫不掩眼中揶揄,衬得那双桃花眼晶晶亮,“看来你我倒是有缘。”

有缘个烧饼!

叶欢心中腹诽,面上则继续友好得看着他,就像那吹散一池寒冰的三月杨柳风,说话腔调官方又客气:“哪里哪里,通往斐国一共就这一条路,就算无缘,也迟早是会见面的。”

斐子笑笑而不语,不以为意,又问道:“姑娘去斐国……不知所为何事?”

“啊……是这样的,”叶欢感到自己的脸颊已笑得有些抽搐,“我和我的小伙伴为了宽阔视野,增加见识,这才一同约定好出国游历,誓要看遍天下山水,尝尽天下美食。”

“姑娘好志气。”斐子笑赞许得点了点头,“对了,不知你那小伙伴是你何人,瞧上去果然很小。”

叶欢一甩脑袋上的发带,口吻自豪:“他乃是我的护卫,专门负责保护本姑娘,别看他个子小,可实力却不容小觑。”

说话间,汤圆已从树林深处走回,手中还握着一只野鸡。

叶欢暗暗对他使了个眼色,汤圆无视,面无表情得走到叶欢身侧,而后将野鸡递给她:“去杀鸡。”

“我?我……?”叶欢的嘴角抽到了耳朵根,又憋了身侧的斐子笑一眼,结巴了,“本、本姑娘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杀,杀杀杀什么鸡。”

“本小姐?”汤圆嗤笑一声看着她,“忘记喝药了?”

叶欢泪奔,颜面尽失,一把抓过野鸡含恨退场。

“咳……”斐子笑脸憋笑得有些发红,对汤圆问,“你与她是何关系?”

汤圆淡淡得憋了他一眼,许久,才面无表情得丢出两个字:“夫妻。”

待到叶欢拎着一只去了毛的光溜白鸡回到火堆边时,斐子笑看向她的眼神已然变了种神彩。

叶欢略诧异,将手中鸡丢给汤圆,方才道:“下,下午欠你的银子……还给你便是,何必用这般有伤风化的目光注视着我。”

闻言,斐子笑瞬间转开脸,脸上一丝尴尬还来不及隐藏,便干咳一声,才说:“无事,无事……不过,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曾想姑娘这般气质出众的女子,竟也好……”话说及此,欲言又止。

“好什么?”叶欢挑眉看着他。

“叶欢。”身旁,汤圆突然插了口,命令道,“再去拾些柴火来。”

“……那你做什么,”叶欢再次将矛头对准汤圆,“这鸡可是我杀的!”

月色朦胧,汤圆眯眸一笑,像极了那狡猾的狐狸:“这鸡可是我抓的。”

“……我这就去。”

叶欢的背影再次消失在了树林中。

斐子笑瞥了一眼她的身影,又看了眼一旁面无表情的汤圆,微笑着说:“叶姑娘似乎很宠溺你。”

汤圆依旧专心注视着在火中烤的鸡,目不斜视得回道:“自然。”

一时之间,相顾无言,只余那燃烧正旺的干柴烈火,在空中噼啪作响。

夜色愈深,三人一齐分了那鸡,算是晚膳。而后去了附近的小溪随意梳洗了番,最后三人才各自靠了颗大树合衣睡下,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第二日天色渐明,三人行,继续赶路,很快就入了斐国地界。

一路行来,叶欢总打算找准时机摆脱斐子笑,可奈何伸斐子笑身后那几个暗卫跟得太紧,又不好让汤圆暴露狐狸本性,只得一路憋屈得同斐子笑一起,进了斐国境内。沿途中小打小闹,倒也不觉得有多干枯无聊。只是叶欢总觉得每次斐子笑看着她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这让她产生了极大的不痛快,不过是几两银子,至于这般幽怨得注视她这么久么?难道他堂堂一介太子,还跟她一介草民介意这点小恩小惠。

这么一想,叶欢瞬间觉得斐子笑委实有些不厚道。

此时,三人已路过了斐国平阳城,且恰逢此城内一年一度的赏花大会。

赏花大会,顾名思义,乃是观赏万花怒放姿态的日子。此时正值五月,各种各样的花卉,或妖或柔或媚或秀,姹紫嫣红,千娇百媚,有牡丹之雍容华贵,有茉莉之淡雅芳香,亦有白兰之冰清玉洁……所谓

《雪山飞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