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七日为限》以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 straight(直人文) 七日为限完整版未删节

七日为限

灵异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七日为限》是疯子老木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苗静静,陈寒,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寒的震惊有点过度,这未免有点太惊悚了吧?苗静静神色很平静:“陈寒,其实女人深爱了一个男人,她的心和身体都是被麻醉了一样,是那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3 08: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七日为限》是疯子老木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苗静静,陈寒,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寒的震惊有点过度,这未免有点太惊悚了吧?苗静静神色很平静:“陈寒,其实女人深爱了一个男人,她的心和身体都是被麻醉了一样,是那种

《七日为限》免费试读

陈寒的震惊有点过度,这未免有点太惊悚了吧?苗静静神色很平静:“陈寒,其实女人深爱了一个男人,她的心和身体都是被麻醉了一样,是那种无法自拔的眩晕和迷醉感,你连女朋友都有没有,也不想让我教你,自然不能理解,也正常,当我知道自己的肾被他偷偷取走了一个的时候,已经是和他在一起三个月了,我没有一点惊讶和不解,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陈寒想都没想说道:“你是个傻叉,蠢货,弱智。”

苗静静嗤笑道:“那是你肤浅的理解,只要你真的爱一个人,他要你任何东西,你都会心甘情愿给他,陈寒,你还太嫩,你不懂这些。他是一个医学天才,他在研究一个神秘的医学领域,所以,我相信他。”

陈寒扔掉喝完的小二瓶子,将桌子掀到了一边,翻身下床,一把拉过苗静静的手,将她拉进卫生间,然后将她的头按在洗脸池里,随手打开了冷水,毫不留情的用冷水淋了苗静静的头至少三分钟。他真的很愤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原来陈寒真的很愤青。

苗静静没有抗拒,三四分钟之后,两人回到各自的位置,苗静静用毛巾擦了自己湿漉漉的脑袋,头发也弄得很凌乱,但是反而有了一点活人的烟火气。

陈寒一个人坐在床上,吹了一瓶小二,自己开始生闷气。

苗静静继续干活,悠悠的说道:“陈寒,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冲动,我不是卖弄自己的幸运,我在给你讲一个故事,其实过了很久,我才发现自己的精神越来越差,开始对原来最热衷的男女之间的事情也降低了热情,我才知道,这是少了一个肾的原因,就算到了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有怪他。

直到我偶然一次发现他不但偷了我的肾,还偷了至少十几个鲜活的肾,并且和地下犯罪团伙在进行人体器官的交易,我才知道,他不但是个天才,也是疯子,更是一个魔鬼。这也是我最恨‘偷’这个字的原因。”

陈寒也是听得目瞪口呆,“虎城真的有这样残忍的事情?这是滔天大罪,你为什么不报警?”

苗静静苦笑一声,“我发现他的那一刻,他也发现了我,那一刻也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何况,他做任何事情,就像他喜欢干净一样,都是做的滴水不漏,想要证据那是非常困难的,还有许多高官被他治好过病,对他敬若神明,我如何报警?并且他还拿我妹妹的性命威胁我,我只好任凭他宰割,”

陈寒急忙问道:“你是如何死的?难道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吗?”

苗静静没有回答陈寒,反问道:“陈寒,你相信人有灵魂吗?你知道人的灵魂的重量吗?”

陈寒烦躁的说道:“苗静静,你正常一点行不行?我问你是如何被钟子期害死的,你问我什么灵魂的重量?你脑子真的进水了?”

苗静静惨笑了一声,眼睛里突然发出怨毒的冷光,看的陈寒也一阵惊悚。

苗静静说道:“我的灵魂是六十克,这是他说的,他还说一般女人的灵魂是五十克,而男人的灵魂一般只有三十几克,所以男人死了以后,不管多么的冤屈,灵魂大多很快就飘走了,而女人因为灵魂重一些,消散的太慢,冤屈都凝聚成了鬼影,呵呵,一般说到鬼,似乎都是女鬼!”

陈寒被苗静静的灵魂重量说,搞得有点神经兮兮,他也看过网络的一些说法,说有一个古怪的生命科学家,潜心研究人的灵魂重量,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二十几克,陈寒记得也不是太清楚,但是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陈寒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这和你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苗静静说道:“当然有关系,钟子期在控制了我之后,就把我带进了他诊所深入地下的一个秘密的研究室里,那里有一张非常诡异的病床,也是一个身体器官的称重的设备,我没有想到,那就是他所谓的重大研究成果。

我被固定在上面,亲眼看到了自己的骨骼和肉体的分离,看到了自己的血液被收集在一起,然后他详细的进行称量和计算,得出我的灵魂是六十克的重量,我就是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意识完全消失的,至于后来他如何将我的尸体埋进了郡主坟,如何将我的失踪说的和他毫无关系,我就不得而知了。”

陈寒再次被震撼,杀人名医,原来真的在虎城存在,而且现在就在,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苗静静,我现在就报警,我相信警方一定能找到证据,将这个恶魔铲除,真的特么太残暴太恶心人了。”

苗静静眼睛猩红,也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绝对不能报警,他肯定已经将一切的罪证都抹的干干净净的了,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弄死他,让他在痛苦挣扎中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只要你带我接近他,我就有办法。”

陈寒直接跳起来,斥责道:“苗静静,你想陷害我是不是?你要报仇我不会拦你,但是你想以暴制暴,还要我给你垫背?这可是谋杀?我只相信警察,相信法律。”

苗静静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和你说过了,我不能在没有你特殊力量的帮助下,接近钟子期,你想想,要是所有冤死的鬼都能随便报仇,那这个人世天天都会被搞得鸡犬不宁,能报仇雪恨的,只有特别的缘分,寥寥无几罢了,就算能报仇了,也要将自己的魂魄献祭超度,陈寒,求求你,帮我一把?

因为昨天钟子期又将自己的手伸向了我妹妹,他竟然送了一辆车给我妹妹,那个傻丫头如何经得起这个老狐狸的诱惑,我怕她重蹈覆辙,走上了和我一样的不归路,父母已经年老了,我真的怕他们以后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陈寒低下头,心里无比的愤怒和混乱,他知道这是自己化解苗静静内心仇恨和恶念的最好机会,但是让自己成为复仇的帮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苗静静,我决定接近钟子期,然后寻找线索,将他绳之以法,只有用正义的行动,消灭犯罪,才是对罪恶最有效的打击。你必须听我的。”

《七日为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