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纸和离》一纸婚约难的君心小说 cp 一纸和离女王受

一纸和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纸和离》的小说,是作者清风敲竹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二人赏罢那日出扶桑之景,划船回到岸上。 阳光洒满大地,海潮退去,渔民纷纷背着篓子赶海,少年笑道,“我们也去赶海吧。”笑容如初阳般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0 16:02: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纸和离》的小说,是作者清风敲竹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二人赏罢那日出扶桑之景,划船回到岸上。 阳光洒满大地,海潮退去,渔民纷纷背着篓子赶海,少年笑道,“我们也去赶海吧。”笑容如初阳般

《一纸和离》免费试读

二人赏罢那日出扶桑之景,划船回到岸上。

阳光洒满大地,海潮退去,渔民纷纷背着篓子赶海,少年笑道,“我们也去赶海吧。”笑容如初阳般灿烂。

月姣觉得新鲜,点头同意。

二人挽了裤腿,月姣拿着背篓跟着少年。海水一浪一浪打在小腿上,少年怕她站不稳,有稍微大的浪来时,他都紧紧捉住她的手,不一会儿,少年捉到几只花背蟹、青蟹。

看到一个小沙堆,少年给月姣讲,“梭子蟹一般会藏在沙里,只留两只眼睛。”果然,把小沙丘的沙子用水拨开,抓到一只好大的梭子蟹。

少年举着螃蟹给月姣玩,月姣戳了一下,螃蟹性格暴烈,钳子乱舞激烈反抗,月姣笑,“哎,这螃蟹还夹人呢!”

岩石缝里,他还捡起好几个花螺、响螺、海瓜子。

月姣学着少年的样子,抓到一只没有手掌大的小螃蟹,“这么小还这么凶,夹了我好几下。”月姣很兴奋地拿给少年看,少年笑着说:“放生它吧,我把我的给你。”

月姣嘟嘴,“这可是我赶海第一个海货。”

少年解释道,“这是海边渔民赶海的规矩,小鱼小虾都要放回海里繁衍的,海货才能生生不息。”

这么一讲月姣就懂了,背了先秦古训:“我懂,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长;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略,以成鱼鳌之长。”

把螃蟹给少年,少年远远一扔,把小螃蟹扔回海里。

捡了半背篓的海货,沉甸甸的,收获颇丰,无垠大海看着苍凉荒芜,没想到竟有如此产出,养育着海边的渔民。二人来到一户渔家,要了些其他海货一起加工。

渔家娘子手很巧,快速清洗了这些海货,让贝壳们吐了沙,动作老练,火炉一架,辣椒蒜蓉一泼,浓香就出来了。

渔夫靠在柱子上吧嗒着烟卷,“海货,就得吃新鲜的才有味,京城的皇帝老子都吃不上”。

渔家娘子用手肘捅一下渔夫,“又贫嘴,就你话多。那皇帝老子还没你吃得好?我呸!”

听着渔家夫妇吵架,少年和少女笑了起来。

这海鲜香味扑鼻,着实鲜美,一夜没吃饭,少女忍不住大快朵颐。

渔家娘子直肠子道,“海鲜性凉,小娘子少吃些,不容易要娃娃。”

少年戏谑地看她,月姣脸一红。

吃完饭,少女眼睛上下眼皮子打架,少年笑道:“一宿没睡,累了吧,今日旬休,白日在府里睡觉影响不好,回别院儿休息吧。”

少女点点头,六儿驾了马车,把二人送到碧海山庄。

等戚继美找他们时,二人已经睡下了。

大白天还睡觉,真真是没劲的很。别院里的玩意儿都玩了一遍后,觉得无聊。他叫了剑侍们陪他逛街,上街去看斗鸡。

戚府里。

涟漪在小厨房烧姜汤,然后在烧汤的空隙做针线。

戚张氏走近一看,她在做小孩的老虎帽子。

涟漪看到老太太走近,笑着举起帽子,“表叔母,你看我给戚家孙子辈儿的老虎帽做的好不好?”

老虎的眼珠亮晶晶的还能动,可以说十分逗趣了。

戚张氏慈祥笑道,“这孙儿辈还没影儿呢,你礼都备好了。”

涟漪一边笑一边说:“嫂嫂可是有福气的京城贵女,孙儿辈马上就能来,到时候啊三辈同堂,戚府里就热闹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很开心,看向屋子内,涟漪的绣架上挂了一圈未完成的荷包,涟漪取下一个墨绿色绣荷花图案的荷包给了老太太,“这是预备给您的,里面有花瓣和安神香,能让您睡好觉。”

戚张氏欣慰的笑了,“那其他几个是?”

涟漪甜甜一笑,介绍道,“这个暗红色的给表弟,这个深蓝色的给表哥,这个艳红色的给嫂嫂。”

戚张氏赞叹道,“孩子啊,你真真是孝顺,戚家上上下下每一个人,你都装到心里头了。”

涟漪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

此时,段嬷嬷推门,“姑娘,那药汤快熬好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戚张氏思忖道:“这药汤是?”

涟漪握着戚张氏的手,笑着解释,“这不是给我的,是给表哥的,听闻表哥昨夜和嫂嫂在海边玩了一整晚,我想着这姜汤驱寒,特意做的这汤。等表哥和嫂嫂今儿回来喝。”

戚张氏闻言面色不虞,“唉?他们竟然在外玩耍一整夜?太不像话了。”

涟漪惊讶,“这个……我失言了。毕竟妹妹年纪还小,贪玩也是有的,表叔母别生气啊。”

戚张氏皱眉道,“那他们现在在哪呢?”

涟漪不说话,戚张氏看向段嬷嬷让她说,涟漪也眼神示意段嬷嬷不让她说,戚张氏皱眉,“涟漪啊,你别总这样护着他。”

段嬷嬷道,“他们据说现在在城郊别院歇息呢。”

戚张氏生气,“唉,这哥儿一直是个规规矩矩的孩子,竟然玩乐夜不归宿,要是有成熟的女子提点一下就好了。”

白日休息什么,莫不是白日宣淫?

戚张氏越想越急,觉得二人有些不懂事了。涟漪和段嬷嬷好一通劝。

《一纸和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