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 小说 同人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天然受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

现代言情连载中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由网络作家燕七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方子湛,方小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哥哥你还有一、两个月才过十六岁生辰吧?哥哥你下

|更新:2021-01-10 00:02: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由网络作家燕七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方子湛,方小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哥哥你还有一、两个月才过十六岁生辰吧?哥哥你下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免费试读

“哥哥你还有一、两个月才过十六岁生辰吧?哥哥你下个月要考童生了吧?老想着圆房的事儿,真的好吗?”

心里吐槽着,嘴上便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方小福完全是被这小子给逗笑了。开什么玩笑,别说他年纪小,她年纪更小哪。虽然她实际年龄已经满了十八岁。

呃,现在只能算是心理年龄了。一个心理年龄十八岁、身体年龄没到十二岁的女孩子,怎么和一个快十六岁的冷面少年碰出火花?

能碰出火花嘛?

这次到是没将心里话说出来,不过这打量的小眼神可就肆无忌惮地在男生身上扫来扫去了。就说是扫描也不为过。

方子湛被小丫头盯得很是不自在,只觉脸颊一阵烫,就连挺直的身体也不由得软了软,如果可以,他到是想刨个地洞先躲一躲。

见他尴尬了,方小福这才收回目光,也不禁悄悄红了脸。这是早恋哪。

她摸摸鼻子,心里却有了些异样的情绪,觉得有趣,也很开心。仿佛看着他的样子,所有的不愉快都可以抛在脑后了。

“三哥、小七儿姐。”小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惊醒了各自脸红的两人,“爹让你们去堂屋。”

“知道了,就来。”方子湛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方小福,“走吧,咱们一起去解决这件事情。”

方子湛抱了方小福到堂屋,就看见家里所有人全在这儿了,大人坐着,兄弟妹们都站在一旁,方迎春跪在地上,正哭得声嘶力竭。

见他们来,方子健摸来一条板凳,方子湛便将方小福直接放坐在板凳上。面对一屋子的目光,他也不说话,但神情却比先前淡定许多。

“三儿,小七儿,爹娘对不住你们,没有管教好你妹子,让她总是犯浑。”方志诚红着眼,语气悲怆。

方刘氏坐在一旁神情有些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

方子湛看一眼爹娘,心里便明白了小七儿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他再不甘,也得顾虑着爹娘的感受,闹成这样,最为难的还是爹和娘。

“爹娘不必忧虑,妹子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子湛身为兄长也莫可奈何,今日闹成这样,子湛和媳妇也不想得理不饶人,让爹娘为难。”

方子湛平静开口,只是字里行间仍不忘强调小七儿的身份。小七儿是他方子湛拜过堂、族谱有名的媳妇,不是人人可欺的孤女。

听他如此大度,大家都暗松了一口气。这都闹到上吊这么严重了,他们也不知如何是好。三郎肯松口,自然最好。

一直在发呆的方刘氏仿佛才刚回过神来,神色诧异地看了儿子一眼,又盯了方小福一眼,没想到他们肯妥协。

不过她仍是没有开口,又看回跪在当中哭得肝肠寸断的女儿。

“不过子湛仍有忧虑,小七儿现在是伤上加伤,可容不得今日之事再发生一回半次,她身子弱,扛不住。”

“三儿放心,若她再敢犯浑,爹立刻撵她出去,以后她的死活都与方家无关。”方志诚这次发了狠,咬牙恶狠狠地表态。

“爹也无需忍痛说狠心话,方家的闺女还是要方家人来教,以免明年嫁了人,在婆家不好做人。”

方子湛丝毫不为爹的狠话所惊,依然淡定地说道:“要说作媳妇,小七儿还小两岁,她的勤劳和本份、贤良和知礼,可称典范。”

小弟妹们立刻点头,都说三嫂的好,非常地捧场。唯有方子健没有开口,脸色有些不好。他是无论如何也喊不出“三弟妹”的。

这时,方迎春停了哭戏,扭头朝方子湛和方小福瞪过来,双眼红肿,那目光却仿佛淬了毒一般,也不知道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还有小七儿现在一身是伤,恐怕没个两、三个月,是无法恢复如前的。”方子湛无视了方迎春的目光,接着说道。

“这个你尽管放心,这三个月小七儿都不用做家务,只管好好养着。”方志诚点头,算是拍了板,“家务的事……就让你娘多做些吧。”

说着用力搡了搡呆怔着的婆娘。

方刘氏恍然回神,连忙接口:“你爹说得对。这三个月就让小七儿好好养着,可别落下病根儿,家务活儿就不用操心了。”

话说到这份上,方子湛也只能见好就收了。毕竟他们已决定妥协,就没必要再斤斤计较了。不过方小福心底却转了个念头。

“谢谢爹和娘对小七儿的照顾。”

她撑着方子湛的手臂起身,朝方志诚和方刘氏行了礼,忽而道:“不过小七儿也想趁着养伤期间,多学些女红活计,不白浪费日子。”

方刘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到是方志诚很是欣慰。这媳妇就是懂事。

“小七儿听闻妹妹们做绣活做得好,是可以赚些银钱做体已的。因此也想学着做些,若是有幸攒到一些,也可以给三哥买些纸墨,让他少些辛苦。”

话说得滴水不漏,大家听了都纷纷点头,暗赞这个媳妇果然是个贤惠的。就连方子湛都转过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方文川老夫妇坐在上座虽然没有开口,但从那微笑的表情、温暖的目光可以看出,他们对方小福的贤惠有多满意。

方家男丁上学,除了固定费用是公中支付,其余支出都得自家出银钱,常导致自家经济紧张。

因此,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们都会自己去谋财路,自给自足。而他们赚到的钱,自然是不用交公帐的。

方家闺女做绣活赚到的体已银子同样如是。但媳妇赚到的钱就不知道如何支配了。方小福不能问,又不能放任不懂,所以刚才便试探地说出了这翻话。

当然,她也是出自真心。如果她赚到钱,不但要给三哥买纸墨,还会给兄弟们都买。对她好的人,她自然也会对他们好。

“你有这想法,娘很欣慰。你懂为媳、为妻之道,也不枉娘多年来的教导。”方刘氏这时候已完全“清醒”过来,露出笑容。

有小媳妇赚钱给她儿子使用,她当然高兴了、欣慰了。

“小七儿谢谢娘的教讳。”方小福心如明镜,也不介意。又福了福,忽而轻蹙纤眉,似有些不好意思,“只是……”

《农门金凤:冷面夫君童养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