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伪香娘子》中药香娘子 H文 伪香娘子激H

伪香娘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

白毫银针新书《伪香娘子》由白毫银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曼露,林宛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林宛白抬起头,看了一下外面,古缘古悦守在外面,她

|更新:2021-01-13 00:02: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白毫银针新书《伪香娘子》由白毫银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曼露,林宛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林宛白抬起头,看了一下外面,古缘古悦守在外面,她

《伪香娘子》免费试读

林宛白抬起头,看了一下外面,古缘古悦守在外面,她如今半个瘸子,也去不了哪里,不如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税。

她用圆凳子做支撑,一步步挪到床边,脚踝肿的厉害,没直接断掉已经是万幸了。

挪到床沿上坐着,她伸手摸着床头边上的雕花屏风,厚实的檀木质地从指间传了过来,她才真切的感受到,这一切都并非是梦境。

人都是贪生的,既然上天让她继续在这具身体里面续命,她不好好活着,还真的对不住自己。

林府果然是大府,这么不受宠的一个庶出,房间的摆设用度也不会太差,单看手工都是百里挑一的。那么受尽各种宠爱的林曼露的房间,简直是说不出来的奢华。

她揉了揉太阳Xue,林宛白是那种既来之则安之的人,既然改变不了事实,也不会一昧在焦急。

所以,林宛白躺在宽大柔软的被褥上,还来回滚了几圈,一个没留神刹车不及,往墙壁上撞了过去,发出“咚”的声响。

原本额头就肿着一块鸡蛋大小的包,再撞一下,说不定真的就撞傻了。

林宛白揉着额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撞过去的那面墙,声音有些奇怪,空洞而不结实。

难道古人的建造技术这么落后,连修一面墙都修不好,发出空洞的声音。但凡见过先人留下来的建筑瑰宝,都不会相信这个说法。

所以林宛白心里生疑,伸出手朝着敲了一下,没有发出刚才那种空洞的声音。

是她的错觉吗?

林宛白可不是笨蛋,她移了一下手指,往上敲敲,往下敲敲,终于让她发现了不对劲。空洞的位置大约有一个拳头大小,如果不是她恰好撞到,是不可能会发现的。

她抬起头,往房门的位置瞧了一眼,从门缝可以看到古缘古悦两人还守在外面,丝毫没有动过。

她掀开帐子,又拨开挂帘,露出了灰白色的墙面,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仔细看到话,还是可以察觉到有细小的缝。

有东西藏在里面。

能把东西藏在这里的,肯定是房间的主人。

林宛白小心翼翼的那一块砖头拿下来,便露出暗格,里面很小,就算想要藏也藏不了很多东西。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要在这里开一个暗格,想必藏的东西,也是很重要的。

林宛白伸手拿了出来,原以为是很贵重的东西,可是却是一本发黄却保存的很好的手抄本,上面是娟秀的字体,还夹杂着一张便签纸。

若是有人能找到这里,也算是一场缘分,我想我已经活不久了,唯一挂心的,就是我娘亲。希望有缘人若是拾得这本调香录,能替我尽最后的孝道。

林宛白仔细看了一下,便签纸上的墨迹还算新,看来这具身体的正主,对于自己被害,也已经有所察觉。

但是林宛白还是觉得可笑,既然知道自己即将要被害,连遗书都写好了,却不懂得反抗,怪不得就算只是一个小丫鬟,都敢大声吆喝。

可以那是从前,现在一切都由她来接管,自然要按着她的想法来做。

林宛白把便签纸收好,然后放开手抄本,右上角是手写体的三个字:调香录。

她翻开看了一下,每一页都记载了配制原料的名称,用量和制作过程等。

虽然林宛白堂堂一个医科大学毕业的人,对调香这种东西不甚了解,可是既然能隐藏得这么深,自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如今因为机缘巧合落在她手中,如果不善加利用的话,实在是暴殄天物。

在另一边厢,林曼露快步走进房间,把门关上,看到林陈氏坐在卧榻上,用手肘撑着,斜靠在塌桌上,见林曼露走进来,开口问道:“那丫头怎么样了?”

林曼露脸上带着忧虑的神色,走到林陈氏面前,乖巧的坐了下来,软着嗓子说道:“她怎么没死,连大夫都说她没气息了,娘亲,女儿刚才看到她睁开眼睛坐起来的时候,差点给吓晕过去。”

任凭任何人看到死而复生,都会被吓一跳,刚才林曼露的眼泪,多半是被吓出来的。

林陈氏的脸色也不大好,美艳的脸庞上,爬满了阴霾,和刚才那个尽露关心的形象,简直是判若两人。

“算她命大,兴许是呛了水,一时之间没了呼吸和心跳而已。”

林陈氏说着,抬起头,看着林曼露说道:“方才看她的呆滞样,像是不认得人了?”

听到林陈氏这么说,林曼露咬了咬樱唇,抬起头看着林陈氏说道:“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连说话的语气都和从前不一样,我也吃不准她到底有没有失忆。”

林陈氏侧着头沉吟了一下,然后一声冷笑,伸手按在林曼露的头上,笑着说道:“不就是一个贱丫头罢了,既然杀不死就让她先活一段时间,真失忆假失忆对我们来说也无妨。那个叫小环的丫头已经死了,连个人证都没有,再说,一个贱丫头的话,谁还会放在心上。”

林曼露听了,也觉得有理,跟着笑了起来。

林陈氏笑了一会,眯起眼睛看着林曼露说道:“那贱丫头的本事,你可都学到手了?”

听到母亲问起这件事,林曼露连忙点头,脆声答道:“回娘亲的话,女儿都记在心里,之前也细细探问过,绝无纰漏。”

这是实话,如果有任何一点纰漏的话,她们又怎么会对林宛白下手呢,自然是要把所有的本事都学到手,然后再除掉。

林陈氏听了,叹了一口气,有些可惜的说道:“没想到那贱丫头对调香有那么高的造诣,连你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听到林陈氏夸林宛白,林曼露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她可是嫡出娇娥,怎么可以拿一个庶出贱婢来相提并论呢。

若非是要套取她的调香术,林曼露才不会和她亲近。

“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听到女儿的不满,林陈氏笑了起来,脸上露出狡诈得意的神色,微微抬起头,看着窗外的Chun景说道:“莫急,她现在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用处了,娘已经把那丫头落水的消息散了出去,敬世子很快便知晓,到时候他肯定会来,你可懂得怎么做?”

林曼露听到敬世子,脸上悄悄飞起红晕,这才是她很林宛白的原因。明明她才是嫡出娇娥,可是和敬世子有婚约的,却是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丫头。

她是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却绽出笑容答道:“娘亲,你放心,女儿知道怎么做。”

《伪香娘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