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见萧郎误终身》一见萧郎误终生下一句 SM 一见萧郎误终身精彩内容

一见萧郎误终身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一见萧郎误终身》作者:印时之砂,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明王,都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而此刻,狂风大做,灯笼在风中摇摇欲坠,有不少被风

|更新:2021-01-19 03:01: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见萧郎误终身》作者:印时之砂,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明王,都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而此刻,狂风大做,灯笼在风中摇摇欲坠,有不少被风

《一见萧郎误终身》免费试读

而此刻,狂风大做,灯笼在风中摇摇欲坠,有不少被风吹了下来,落到地上,燃成灰烬。

门口的侍卫分成两组,一组屹立不动,尽心尽责地当着门神,另一组手忙脚乱,才捡起一个灯笼,另一个又燃起来了。

有不少人在心中埋怨,当真是殿下动动嘴,底下的人跑死马啊!

誓要明亮耀眼的明王殿下,在黑衣骑士的掺扶之下,摇摇晃晃地进了王府大门,显是宿醉未醒,脚步不稳,双眼半眯。身上不知何时换了一件黑绸丝衣,与黑衣骑士靠在一起,恍眼间有背影竟有八九分的相似。

在王府中走了一段之后,两人便分了道,一人向内院走去,一人却穿过角门,进了另一个宅院。

“殿下!”

“殿下!”

一路上遇到的丫环小厮纷纷行礼,明王却行色匆匆,连手都懒得抬一下。步履稳健,行动如风,哪里像是个宿醉之人?

分花拂柳,轻车熟路地来到一处院落,明王停住脚,重新整了整衣衫,方才叩门。

“殿下,您终于来了!”

一青衣小婢开了院门,焦急的面孔上露出一点喜色。

明王大步迈进,一边走一边问道:“顾先生到了么?”

“早就到了,就等殿下您了。”

在房间门口,明王顿了顿,对守在外面的一****躬身行了一行,“师母,你怎么不进去?”

****凝起一双美丽而沧桑的眸子,情绪复杂地看向明王,半晌,在心中轻叹一口气,合上眼,再睁开时,已如枯井无波。

她微微福下身,还了半礼,“我就不进去了,殿下你请吧。”退让到一边,彬彬有礼中却明显地带着疏离之态。

不是她不想进去,而是她害怕,害怕又一次见到那骇人的一幕,每一次都让她拧紧了心,感同身受。她的女儿,从小就受了太多的苦,而这一切,与他脱不了干系。

明王眸色一黯,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推开了房门。

屋内屋外,仿如两重天地。

屋外是炎炎夏夜,风起云涌,暴雨将至,人人心中期盼着难得的凉爽。

屋内却门窗紧闭,不让一丝风漏进来,四角还拢了火盆,一进门来当头就是一股热浪。

这样的天气还要拢火盆,这是夏天,不是数九寒冬啊!

明王忍住热,任大滴汗珠从身上滴落,走到床前,默默看着床上的清瘦少女。

若不是受病痛折磨,她定当也是人间绝色,师母已至中年却仍有不凡仪容,师父年轻时也是品貌出众的美男子,他们的女儿,能差到哪里去?

可现在,她清瘦的小脸只有巴掌大,两颊深深地凹陷下去,显得颧骨突出,双眼闭着,眼睫颤动,显然是在竭力忍受着痛苦。脸色发红,红得惊人,一看就属病态,皮肤发烫,仿佛一块火炭,偏偏却还一颗汗珠也出不出来。

或许这就是症结所在,阴阳隔绝,极阴排阳,阳气外越,内寒外热,两相煎熬,不死也伤!

床边早就候着一青衣儒士,见明王到了,点头道:“开始吧!”

丫环簇拥上来,将少女上衣褪下,趴伏在床上,整个背部裸露出来,竟是瘦骨嶙峋,皮下几乎无肉。

青衣儒士净了手,取出针囊,沿着督脉循行方向,在少女背上逐一下针。捻转提插之后,少女皮肤越发的红了,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沸腾绽裂一般。

而在这个过程中,少女早已承受不住痛苦,昏死了过去。

青衣儒士也没好到哪里去,全身汗湿,力气大耗,执针的手隐隐颤抖。千金针法,果然不是儿戏,无论施受双方,都得大耗元气。

最后一针落下,青衣儒士吐了口气,后退两步,接过丫环递过的帕子,抹去额上大汗,“剩下的,就看你了。”

明王走上前去,并起右手食指、中指,点向少女大椎穴,缓缓催动内力,渡入少女体内……

半个时辰之后,少女背上插有银针之处,流出一道道黑血,汩汩细流沿着身体向下,染黑了床褥。

慢慢地,黑血颜色逐步鲜活,最后转为鲜红色。

明王收了功法,提起的心落回了原处,此次发病,总算是平安地渡过了。

可是,她这个病不是一年才发一次的吗?三个月前才发作过一次,怎么这么快又发了?

莫非是……

明王不敢多想,转身看向了青衣儒士。

却不料,青衣儒士的话让他半点侥幸也无,“你想的不错,她身上的毒开始密集发作了,若是还找不到那样东西,我也无能为力了。”

密集发作了?

明王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再也站不稳,跌坐在床上,疲态尽显。

“还有多少时间?”明王无力地问道。

青衣儒士的眼中,也泛起了悲悯之色,“中了‘阴阳绝’的人,从来没人能活过十八岁……”

十八岁?他记得,到金桂飘香的季节,她就满十七岁了。

活不过十八岁?是不是意味着,到明年这个时候,就永远见不到她了?

床上已被丫环们收拾干净,少女安静地躺着,脸色已恢复了正常,虽是清瘦,却难掩秀丽的轮廓。

他以前,从未真正关注过她的长相,在他心里,无论她长得是美是丑,对他来说都是一样……贵若珍宝。而此时,他却贪恋她的容颜,希望可以一直看下去,一直……

火盆已经撤下,青衣儒士也出去开调养的方子了,屋内除了他和她,就只有一地眼观鼻,鼻观心的丫环,一室静谧。

嘤咛一声,少女幽幽转醒,睁着一双水汽迷蒙的大眼,虚弱地开口,“师兄,我又发病了么?”

明王“嗯”了一声,又低声哄道:“别怕,已经过去了,没事的。”

少女回想起病发时的痛楚,仍然心有余悸,不自觉地缩紧了身体。

《一见萧郎误终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