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腹黑老公,夺爱妻》腹黑首席可爱妻大结局 LOLI控 腹黑老公,夺爱妻清水文

腹黑老公,夺爱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腹黑老公,夺爱妻》由网络作家楠楠多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余年年,谭商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今天是个好日子,全市最高级的聚豪酒店正在承办婚宴

|更新:2021-01-29 00:05: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腹黑老公,夺爱妻》由网络作家楠楠多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余年年,谭商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今天是个好日子,全市最高级的聚豪酒店正在承办婚宴

《腹黑老公,夺爱妻》免费试读

今天是个好日子,全市最高级的聚豪酒店正在承办婚宴,鲜艳的红长毯从广场一端延伸百米至酒店入口,金碧辉煌与红帛彩条交织在一起,喜庆十足。平常难得露脸的政界名人和商界奇人都陆续前来,可见这场婚礼的重要性,但酒店的女服务员觉得纳闷,为什么来的不是年老的面孔,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名媛,想钓个金龟婿都没机会。一对夫妇样的中老年人盛装站在酒店门口,笑容可掬,但当没客人来时,那男的立刻换了个脸色,对着身后高自己一个头,却像树木一样种着的男子,小声斥道:“谭商灏!今天是你结婚,什么态度!”

那男子轻哼一声,心想,这婚结不结得成还是问题。只要新娘来不了,这婚就不用结了。用力抗争,老头子以死相逼,就别怪他用下三滥的手段了。父债子偿,自己可不是古代的孝子,他冷笑一下。

老头子见他不搭理自己,气得不轻,抢过夫人的手拿包,用力拍了几下谭商灏的肩膀,但谭商灏始终如松,脸如镜。谭夫人抢回包包,劝老爷子道:“老爷,不要生气,也难怪商灏不高兴,和一个自己连面都没见过的女子结夫妇,换作是我,我也不开心啊!”

“慈母多败儿!我选的儿媳能差吗!那小姑娘救了我,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如果他还认我这个老子,今天这婚他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谭夫人刚想开口说什么,但被一个急急忙忙赶来的人打断了。那不是司机小黄吗,不是去接新娘了吗,她伸长脖子往前面探了探,没看到新娘人啊,她急促问:“小黄,新娘人呢!”

“夫人,我按老爷给的地址去接新娘,到那酒店时,却被告知新娘早半小时被人接走了!我就是赶回来看看新娘到了没!”司机说得上气不接下气,额头都冒了一层汗。

谭商灏听闻后,嘴角露出一个难以察觉的笑。自己的手下,办事一直让他满意。

姜还是老的辣,即使儿子的Jian笑是昙花一现,谭子亮还是捕捉个正着。但他却没有出声。

“那女人不见,那我先走了。” 时间就是金钱,谭商灏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那红色让他觉得刺眼,残局,就让一手策划的老头子收拾吧。结婚生子,这离他还远着,这辈子,他承认的新娘只有一个人。

“慢着——”谭子亮拦住了他。

谭商灏白了父亲一眼,口气极度不耐烦:“你还想怎样,我说过,我只给你一个机会。新娘子不见了,难道你想让我抱着只母鸡代为完婚?”

“谁说新娘子不见了。十分钟准时出现。” 谭子亮笑得胸有成足。

谭商灏看着父亲一脸阴险的笑,心里头觉得有点不对劲,但阿忠办事,成功率都是百分百的。耳边隐约传来仪仗队的乐声,而且越来越近,听闻乐声的宾客纷纷走出来,想一睹新娘子的芳容。

仪仗队有秩序地站在红毯两边,一台名车停在酒店入口,竟是婚车的妆扮,一名大家都不认识的司机打开车门走出来,拉开后车门,一位中年的大琴婆走出来,一身红装,她笑得嘴角两边的粉底都裂了两道缝,她屁股一扭一扭的绕过车,打开另一车门。此时,奏乐换了一道轻快的曲调。

余年年的心似乎要从喉咙蹦出来,她迟疑地把手递给喜婚婆早已伸得老长的手,还没碰到她的手,就被她一把抓住,拖出了小车。

当余年年面向大众时,在场的夫人团和女子党嘴巴都在讨论,正常的人都觉得这新娘是个小清新,妒忌心的未婚女子则觉得这女子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诅骂上苍为什么新娘不是自己。

谭子亮一脸胜算,走近谭子亮,低声说道:“你派人接走的是假新娘,这是我和你坚叔策划的。愿赌服输,你要履行你的诺言,那么多你敬重的前辈在场,你千万不要让他们失望。”

***!谭商灏瞪着父亲,竟算计自己。他半眯着眼,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白色,内心阵阵烦躁,这种普通货色也配做自己的枕边人?他发誓,他要让她笑着来,哭着走!

余年年感觉好多眼睛盯着自己看,她紧张得快连走路都不会了,幸好喜婆能承受住她的重量。

“微笑,不漏齿的笑。”喜婆在她耳边叮嘱。

余年年只好撑起脸,优雅地浅笑着。一步步走向地胸戴红花牌的男子。她不是笨蛋,只许一眼,她就知道这男子对自己怀有敌意。她保证,婚后绝不干涉他,如果他有喜欢的人,她可以随时退出。但目前,是要完成与谭老先生的约定。

当余年年站在喜婆笑吟吟地把余年年的手谭商灏面前时,按程序,男方要伸手牵过女方的手,一同走进酒店,向宾客敬酒。但谭商灏一动也不动,只是目光深沉地盯着低头的余年年。谭老爷子突然哈哈大笑,捞起谭商灏的手,又快速余年年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并低声说:“不想把事情搞大,就好好配合,有什么不满,回家关起门说,男子汉,大丈夫,无为让一个小女子难堪。”

她难堪,从她收了钱走了这步起,她注定这辈子都要难堪!好一个回去关起门说。 谭商灏冷笑一声,把两人交缠的手放下来。

“辛苦各位,多谢赏脸!请进去用餐!” 谭子亮见逆子向自己屈服,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声音也嘹亮起来。

余年年突然觉得手一痛,那男人竟用力压榨自己的手!瞎子也看得出来,他是故意的!余年年这才抬头看他,这男人目光凌厉,面容严俊,此刻正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自己。手越来越痛,她想抽回手,但却被他拉着向酒店入口走去。他一步,顶她三步,余年年跟不上,和被扯得好痛,但她也只能忍着。

宴会持续到晚上,其间,谭商灏并没有为难余年年,反尔与她亲热有加,手拉手向几十桌亲朋戚友敬酒。吃过晚饭后,余年年被先送回谭家大宅。

《腹黑老公,夺爱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