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指鹿为南》鹿界南 全文无弹窗阅读 指鹿为南by青恙

指鹿为南

现代言情连载中

《指鹿为南》由网络作家青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靳鹿,陈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靳鹿回家的时候遇上下雨,她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经是

|更新:2021-02-17 21:00: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指鹿为南》由网络作家青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靳鹿,陈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靳鹿回家的时候遇上下雨,她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经是

《指鹿为南》免费试读

靳鹿回家的时候遇上下雨,她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天早就黑了,乌压压的一片,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她眼睛闭了闭,隐约看见站在昏黄灯光下的人影。

“回来了,回来了!”

陈叔像是一直在等她,靳鹿老远就听到了他的声音,没过一会儿,便看到童姨朝她奔了过来。

“怎么样啊,小鹿,没伤着吧?”童姨摸到她的衣服,蹙了眉,“哎呀,怎么都湿了?还有这头发,着凉了可怎么办啊!”

“啊?”靳鹿看着叔叔阿姨焦急的表情,大脑有一秒的停滞,她张了张口,“你们都知道了?”

陈叔点点头,有些遮遮掩掩,“小鹿啊,回来了就好,老爷太太还有小少爷都在等你吃饭,快进去吧。”

靳鹿一听这话,心下凉了半截,严振国八成是知道她把楚明嘉推下水了,她蹙着眉,推门而入。

“我回来了。”

“你还敢回来!”严振国从椅子上站起来,抄起手边的勺子就扔了过去。

“姐姐!”严修圆圆的小脸一脸怔忪地看着父亲的凶器飞了过去。

铁勺直直打在靳鹿的脸上,疼得她一哆嗦,她咬紧了牙关,一声也不吭。

“哎呀,振国,你消消气,”熊佩华看了眼低着头不敢靠近餐桌的女孩,走了过去,“来,回来就好,过来吃饭吧。”

熊佩华的手刚刚触到靳鹿的手臂,靳鹿眼里闪过一秒厌恶,条件反射似得避开。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严振国气得走了过来,一手抵着靳鹿的脑门,“永远都是一副全家人都欠你的鬼样子,你说说,你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

靳鹿紧闭着唇,被自己的父亲戳着头,连连后退。

“老爷,”陈叔看了眼惶恐的童姨,斟酌着开口,“你看小姐她全身都湿透了,这头发还滴着水,要不您和太太继续吃饭,让小姐先上去换件衣服吧。”

童姨在一旁连连点头,“是啊是啊,让小姐先上去换件衣服吧。”

熊佩华见状也跑过去拉住严振国,附和着,“是呀,振国,楚校长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咱们改天送点赔礼过去这事也就了了。”

不提楚家南还好,一提他,严振国更气了,“你说说你,在兰市的时候就成天给我惹祸,到了樱市还死性不改!你还想让我为你操多少心!”

靳鹿抬眸看了眼猫哭耗子的熊佩华,冷笑一声,对上严振国的视线,“从我进门到现在,您都没问过我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不管是谁对谁错,你在意的不就是楚校长的那一票吗,”她的眼神又是那样,像是能直慑人心,“说到底,您在操心的,不过是您这个还没坐稳的市长位置。”

“你.........”

严振国眸光一变,像是气到了极点,眼睛里全是怒气地盯着一身狼狈的靳鹿,过了好一会儿,鼻子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给我上去把衣服换了,去大堂跪着,没我的命令,不准吃饭!”

靳鹿像是就在等他这句话,严振国话音刚落,她就转身上了楼。

**

靳鹿在衣柜里随意翻了件连衣裙往身上套,不小心碰到脸颊,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走到镜子前,看着已经开始红肿的脸,伸手去碰,立马就缩了回来,严振国每次都这样,只要她闯了祸,也不问是非曲直,逮着手边的东西就冲她扔过来。

她记得两年前她因为跟同班的一个女生打架被叫到了教务处,主任非要叫家长来亲自领人,严振国当时去了外地开会,是陈叔急匆匆地跑来了学校,看到对方家长指着靳鹿鼻子骂的场景,年过半百的陈叔竟然眼眶有些湿润。

后来坐在车上,陈叔看着后视镜里鼻青脸肿的靳鹿,忍不住哽咽,“这哪是市长的女儿啊,谁家的市长女儿能被人这样欺负!”

靳鹿记得她当时倒还笑得没心没肺,“陈叔,不说了吗,在外面别说我是严振国的女儿。”

“那就任由他们欺负吗!”陈叔气不过,嘴上耍狠,“那主任要是知道你是市长女儿,他还能那副嘴脸对我?!”

“陈叔,”靳鹿皱皱鼻子,有些疼,“再怎么样,我也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啊。”

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靳鹿至今还觉得奶奶去世不过是昨天的事。

她推开门,一步步地下着台阶,耳旁是熊佩华在劝严振国消气的话语,她知道,这时候必定会带上她的妈妈。

“这孩子就这脾气,跟她妈一个样,振国,你心脏不好,别跟孩子置气。”

“哼,”严振国瞥了眼从楼上走下来的靳鹿,仿佛是要故意说给她听,“我就不该接她回来,早该让她一个人在平安自生自灭!”

此时刚至晚春,地板依然是侵骨的凉,靳鹿跪在空无一人的大堂里,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乐声,好像是口琴,复古的音质夹着吹奏人的心情在寂静的夜里飘了进来,平稳,悲凉,无处可藏。

她回想起那些在平安的日子,虽说生活艰辛得要靠她和奶奶日复一日的酿酒和糊纸灯笼支撑,但也比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家来得自在快活,她很怀念在平安的时光,那是她心底最珍贵的记忆。她永远不会忘记奶奶临死前在她耳边说过的话,“小鹿,听奶奶的话,跟爸爸回家,有家才会幸福。”

靳鹿抬头望着面前的遗像,心底的怨气到底是又钻了出来。

“奶奶,”她再一次在心里质问,:“您说的幸福在哪?”

**

“牧先生,您要的资料。”

牧彦南接过莫小七手里的文件夹,刚翻开,目光便迅速地锁定了照片旁的字。

出生于1989年5月28日,出生地点,平安镇。

生母,靳小玥,生于1959年,于1994年12月31日凌晨12点60分坠崖自杀。

“果然是她。”牧彦南捏着文件的拇指一紧,心里竟说不出是喜是悲。

莫小七观察着牧彦南复杂的表情,“经查实,这个叫靳鹿的女孩是严振国的情妇所生,因严振国怕仕途有所影响,一直没有公开过她的私生女身份,2001年严振国的母亲逝世,严振国才把靳鹿接进了他家.........”

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地转动着,莫小七一丝不苟地做着调查陈述,而牧彦南的思绪却早已飞到了十几年前。

那是一个雨后初晴的傍晚,小镇里一片寂静,青石路上的水还未干透,湿漉漉地,却阻挡不了轻快的脚步。

“喂,你小心点。”

男孩跟在穿着碎花裙的女孩背后,加快了脚步。

“你快点啊,”女孩一边跑一边转身催促着,“马上就到酒窖了,再晚我妈妈该回来啦。”

平安镇就在樱市的郊区,是座千年古镇,文化底蕴浓厚,物产丰富,别的不说,光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樱花酒就吸引了不少游客千里迢迢赶来,只为一品佳酿。

“好喝吗?”

女孩扎着两个马尾,眼巴巴地看着男孩。

“嗯!”男孩把杯子递给了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女孩,“你也喝啊。”

“我不喝,”女孩摇头,“我每次偷喝都会醉,一会儿肯定会被妈妈发现的。”

男孩抿了抿唇,瞥了眼女孩想喝又不敢的眼神,把杯子抢了过来,“不喝算了,我全喝了!”

“喂,喂喂!”女孩急得赶紧把杯子夺了过来,只一口就见了底。

那樱花酒的味道甘甜清爽,酒味很淡,谁知道酒劲却颇大,牧彦南回忆起往事不禁嘴角含笑,后来父亲和靳小玥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他和靳鹿倒在酒窖里,脸通红,双眼迷离地看着他们。

他本以为那一次难逃父亲的责罚,谁知靳小玥三言两语就化解了父亲的怒气,到最后竟乐呵呵地把他抱回了房间。

牧彦南不禁觉得讽刺,母亲千方百计地讨好父亲都得不到父亲哪怕一次的垂怜,反倒是靳小玥,什么都不用做,父亲就甘愿为她付出生命。

“牧先生?”莫小七看着牧彦南的脸色忽明忽暗,“你还好吧?”

牧彦南似是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眼不明真相的莫小七,声音没有温度,“回牧公馆。”

《指鹿为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