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宫墙红》故宫口红宫墙红 小挑 宫墙红免费试读

《宫墙红》故宫口红宫墙红 小挑 宫墙红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03-25 00:09:2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西瓜饭 状态:已完结

《宫墙红》由网络作家西瓜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秋儿,常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日,端妃提了一档子事,一年一度的小挑,被提上日程了。 欢酌这儿没什么人可以放出去的,西竹还要等两三年才满二十五,两三年后,欢酌

>>>《宫墙红》在线阅读<<<

《宫墙红免费试读


这日,端妃提了一档子事,一年一度的小挑,被提上日程了。

欢酌这儿没什么人可以放出去的,西竹还要等两三年才满二十五,两三年后,欢酌许是能保下西竹当自个身边的管事了。

皇后那倒是要放出去了两个宫女,填几个人上来。

欢酌这日在景仁宫陪着皇后说话解解闷,端妃就来了。

只见人难得的穿得艳丽了些,藕黄色的夹袄正正好拖衬出了气色,惹的欢酌看了好几眼。

“皇后娘娘安”端妃喜气洋洋的行了礼,欢酌起来福了福身,见端妃坐了下去,自己才是重新坐在了绣墩上。

皇后见人洋溢如此灿烂的脸,好奇的询问“怎么了这是?”

端妃忙是敛了敛喜气,理了一下袖子,才是道“瞧臣妾,也不是大事,只不过是添了一个外甥”皇后听了,也笑了一下,下意识的抚了一下肚子“这可是喜事,你可以放心了。”

端妃石家只有一个独苗苗,三代单传,只是到了这一代,五年没个动静,添了侧福晋也没什么声响。现下出了一个嫡长的,难免端妃这般开怀了。

欢酌放下了绣棚子,也一同说着话,只是欢酌一向是个陪衬的,端妃讲的多,句句讨喜。

“都说孩子的扎堆来的,这不,喜事一件接着一件的。这孩子寻了年后来,又把人弄的一顿忙活。还是承德有福气来的巧,锦上添花,会挑时日的很。小阿哥瞧着也是个省心的,会替娘娘考虑。”端妃今儿的话甚多,一口气说完了,抿了一口茶才是缓过来。

皇后听的舒畅“都还没个影儿,你娘家的外甥怎么样,可是健壮?”这话题引的,又是让端妃有的讲“小腿蹬的可有力了,哭声也大,让人不安生。”看端妃形容的,好似她就去看过一样。

“一说就说过头了,臣妾来,是向娘娘讨个章程的”端妃接过册子奉与皇后,停住了话头。

皇后微微直起了身,阿水手疾眼快的塞过来一个软心的靠枕,扶人调整了姿势“嗯,就是这样吧,你看着就好。”皇后随意的翻看了几眼,递给阿水。

阿水弯着腰接着,也不递还给端妃,只是收着。

端妃似乎没留意到,眼神落在了欢酌身上。欢酌抬头望了一眼,又看看皇后“闲来无事,做了一些针线活”欢酌剪了线头,放下了绣棚子。

端妃招了招手,欢酌略略的顿了顿,将东西给了春景递给了端妃。端妃翘着兰花指,细细的观赏了起来“也只有你有这个本事了,这手巧的”端妃一面夸着,一面站了起来“即是这样,也不打扰娘娘,臣妾就先告退了。”

欢酌跟着站了起来,接回了绣棚子捏在手里,上头绣的是牡丹花,给皇后的,当中的一朵儿,国色天香,几针就勾出了模样。

端妃走了,时候也不早了。见皇后有着倦意,也就是告退了。

走出景仁宫,外头的风还甚有些凉意,一件袄子挡不住什么。宫中的女儿爱漂亮,换了春装也便不换回去了。乍暖还寒时候,天气变换的勤,这不,又是刮风了。

一阵一阵的风,钻入了领口,顺着空隙,又是灌入了心口。欢酌被激的一个哆嗦,坐上了轿子。

玉珠抬了抬手,让人立马抬轿就走。

风依旧是刮着串着,带着点暖意,却透着生冷。

“欢合也该是选个婆家了”欢酌躺在了床榻上,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玉珠不好搭话,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看了看西竹。

“正是,二小姐也该合算了。不知常在是什么个想法?带句话也也好行事。”西竹年龄较大,倒也能说得。玉珠这些小姑娘,都是脸皮子薄的,说到自个的都要脸红,也况是听旁人的,寻了个由头就出去了。

“我在宫内,哪里知道哪家的好哪家的不好呢?阿妈额娘总会上心的,不需太富贵,寻常人家就好了,过的也自在些”欢酌想的实在,高不成低不就的门第,还是找个安生些的人家毕竟好。

这点西竹打心底眼的认同,人前显贵还是人后过的美满的好。

欢酌虽是这么想,到底还是托人去看看了。

念头转了转,知会了小余子备轿,去了碎玉轩。

碎玉珠依旧静悄悄的,不过比原先多了几个人站在廊前吹风罢了。欢酌才是刚踏进了门,太监热络的就将人带了进去。

“宫里头又是要小挑了,林嫔忙的都是不登堂了,你怎么来了?”慧妃抬了抬眼角,精神气都好了些,能讽刺旁人了。

林嫔哪里会来,不过是找了由头正当点可以推辞而已。原先两人位份一样,来了也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如今慧妃高了一截,她是要伺候的,哪里肯来呢?

欢酌心里嘀咕,礼数不敢忘,行了礼挑了一把椅子坐下,也不等人吩咐,自觉的很。

碎玉轩地小,同琉璃阁一样。慧妃的性子欢酌也处出来了。见人这般说着也不气,打着哈哈开了口“嫔妾是有一事来求着娘娘的。”

“求我作甚?无权无势的,央旁人去吧!”慧妃一调侃,眯了眯眼,靠在榻上看着欢酌。

一溜烟半新不旧的靠枕椅垫,素净的很,只有案几上那瓶红梅,多了点气息。

这红梅还是欢酌让西竹送来的,最后的一簇了,点大的花骨朵,好歹也是开了,一小团一小团的。

“这事啊,只有娘娘能做到了。嫔妾的家里头的妹子,被免了小挑,嫔妾想打听打听,这九五城的,有什么好人家的,也好带句话去。”欢酌直言不讳,毫不含糊。

“这啊”慧妃想了想,疑惑的看了眼拾花,拾花上前了一步“这还要去打听打听,明儿太太递牌子进来。”

慧妃挑了挑眉,对着欢酌比了一个手势。欢酌一笑,起了身。意思传到了就可以,思来想去,慧妃与宫外的联系最多。由于病中,皇帝特地许了家眷可以探望,一来而去,消息自然是传来的快些。

欠了欠身,欢酌自个拂了帘子出去。

里面都主仆才是开口“不是什么大事,让人去问问,也别糟蹋了人家姑娘。看她这样子,也不想高攀什么人家。”慧妃早就看了个透彻,嘱咐了拾花几句。

说完这几句,也便折腾着安歇了,这身子经不起折腾。这几日的天气乍暖乍凉,把慧妃弄的够呛,有人倦意也不难为自己,收拾着躺下了。

宫墙红

宫墙红

作者:西瓜饭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宫墙红》由网络作家西瓜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秋儿,常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这日,端妃提了一档子事,一年一度的小挑,被提上日程了。 欢酌这儿没什么人可以放出去的,西竹还要等两三年才满二十五,两三年后,欢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