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杀青香》杀青香萦索小说 第十六章 夏夜(上) 杀青香GV

《杀青香》杀青香萦索小说 第十六章 夏夜(上) 杀青香GV

发布时间:2020-07-31 08:03:3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萦索 状态:已完结

《杀青香》由网络作家萦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谷莠,周至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夜深了。 夏日的夜里,群星闪烁,蝉鸣不断,融融的暖风吹着倒是不冷,只是这样站在廊下罚站,对一个断腿才刚刚痊愈的小孩来说,有点苛刻

>>>《杀青香》在线阅读<<<

《杀青香免费试读


夜深了。

夏日的夜里,群星闪烁,蝉鸣不断,融融的暖风吹着倒是不冷,只是这样站在廊下罚站,对一个断腿才刚刚痊愈的小孩来说,有点苛刻了。

周至柔站得累了,就换一条腿支撑,左右互换,不抱怨,不吭声,安静的胜似树底的蝉虫。

透过门缝,章岂负手缓步走过,眼角的余光瞥到,顿时脸色发黑。

“岂哥儿……“

“休要废话!“章岂一摆手打断珍珠的求情,“该干什么的干什么去。少爷我今天不想早睡,上次智恩大师傅说了什么来着,哦,念经。玳瑁,你来,给我念法华经。“

玳瑁清透的声音从门缝中传来,“……我有微妙法。世间所稀有。若能修行者。吾当为吾说……“

此时也只有佛经能让人心平气和。

一字一句,念了大半时辰后,章岂又叫人煮栗子瘦肉粥,趁热喝了香浓的一碗后,又嫌弃栗子老了,吃着不香甜,让人再煮开胃的“酸笋鸡丝粥“。王二媳妇忙得团团转,待煮了拿来,他又觉得饱了,不想吃,先放着。

“哦,那起个小火炉,岂哥儿什么时候想喝,都是热的。“

“嗯。“章岂随意的摆摆手,盘膝在毯子上打坐,呼吸吐纳。

每日的功课做完,瞅瞅漏壶,大概过了酉时。

谷莠大概在门外站了整整两个时辰了。

就她那条断腿,竟能坚持到现在?怎么可能!章岂脸色越发难看,猜测到一种可能——断腿可能早就好得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一直装着呢!

可恶,可恨!

章岂拍了一下桌子,命人掌灯。

夏日的夜晚他不喜欢太多烛火,门窗的轻纱遮得不够细密,总有钻空子扑来的飞蛾飞虫,不经意就咬他一口,防不胜防。

“岂哥儿,纸铺好了。“

螺钿乌木卷头案边,章岂卷起袖口,自己磨墨。先用砚滴加了几滴水,右手拿着墨块慢慢磨了,等墨汁在砚台里化开。这块墨是加了香料的,有一股沁鼻醒脑的气味,闻起来十分舒爽。

就着这香气,写起字来也是酣畅淋漓。

一口气写了六封信。第一封给靖远侯,洋洋洒洒写了整整三张信纸,上面写了他在庄家的生活,总体就是四个字:安静清幽。没有闲杂事打搅,正好读书。关于从假山跌下来的事也写了,受了点皮肉外伤,留了一道半寸长小疤痕,珍珠等人大惊小怪,天天盯着他,给他擦去疤痕的膏药。他表示,以后一定会注意,受了伤太麻烦了。

一封给嫁到尚书府的大姑母,先问候姑母姑父的安,在回忆了旧日在京城和表兄弟们在一块的欢乐时光,最后才说很担心独自在京城的父侯身体,希望大姑母有空多去看看。若是方便,请了相熟的太医看看。

一封给小姑母,语气就随意亲近多了,请小姑母问有没有好的骑射先生。章家以骑射立功封侯,他不想长在脂粉堆中,日后连马都不会骑,坠了祖宗的威风。

第四封,给曾经在靖远侯府当过幕僚,后来考上庶吉士的陆鼎一陆先生。陆先生算是他的启蒙恩师,书信联络也不会让人惊讶。信中的话语都是白话文,看似寻常,好像只是普通的问候。但具体传达了什么意思,就只有章岂和陆鼎一本人知道了。

第五封,给了靖远侯胞弟,他要称之为“二叔“的家伙。先是恭贺二叔新娶,作为侄子不能为叔父压床,很是遗憾,祝愿叔父早生贵子。

第六封,章岂斟酌了很久很久,落笔却寥寥几行字,不到三十个字。字字用心,最后成文后,又重新念了三遍,修改了个别不妥当的字眼,才换了纸重新誊写。

六封信写完,竟然月中了。

透过西纱窗,看到树梢上挂着的半轮明月,被薄如烟雾的云层遮掩了。夏日的夜是暖和的,但夜深后毕竟有露水啊。

章岂眉宇皱成了一个“川“字,将六封信交叠放好,用镇纸盖住。其中最上面的信封,隐约露出“黄桷“两字。

门外传来一点声音。

是菖蒲。

原来是菖蒲等了许久,按耐不住小心思,偷偷的跑过来,做贼一样,“哎呀谷莠,岂少爷只是让你站着,又没说你不可以多穿一件衣服。“

章岂眉头舒展了。

他抬起脚步,走到门口。不小心让菖蒲窥见了衣袂的颜色,她立即吓得不敢动了,浑身僵硬。等发现什么事情也没有,眨眨眼,胆子就大了。

返回到屋中,竟把拐杖拖了出来。

“谷莠,岂少爷只是罚站,没说你不可以用拐杖啊!你腿断了,一直拄着拐杖,满府上下谁不知道?”

静夜里不用侧耳细听,也能听见。

等了半响,也没见章岂出来。

菖蒲笑了,眉眼弯弯,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犟丫头,我明天当值不陪你了,你要站就自己站着吧。”

说完就真的不管周至柔了。

周至柔腿酸胀到快要撑不住,只好倚靠拐杖,算是投机取巧了?

她心志坚毅,绝非寻常人可比。之前从香枫里逃跑,三天三夜,双脚走到磨出水泡,也不曾回头看一眼。

此时此刻,让她向章岂低头,绝无可能。

煎熬到下半夜,完全就是意志力的比拼了。

章岂以手支撑额头,瞌睡了好几回,一时觉得自己真是傻,叫蠢丫头罚站,他跟着不睡觉是怎么回事?

一时又觉得,不能看到谷莠第一时间求饶,肯定是一大损失!他一定要等到!难道他连一个小丫头都比不过?驯不服?以后他满胸的抱负,怎么实现?

主子不睡,服侍的人当然也不能睡。玳瑁可怜,今天轮到她当班,实在撑不下去了。抽空去寻珍珠指点,问怎么办?珍珠捂耳偷偷传授了几句密语。

有用?

玳瑁没办法深思下去,就去端热了又热,完全失去香味的酸笋鸡丝粥下去,“换碗新的来。”

出了门,故意自言自语,“岂哥儿又不爱吃酸笋,为啥要了酸笋鸡丝粥呢?”

有钱人家的少爷骄纵任性,今天喜欢这个,明天爱那个,有什么奇怪的?

周至柔心中冷笑。过了一会儿,仰望寥寥的星空,揉了揉冰凉的手,才后知后觉,清风苑里,喜欢吃酸笋的不多。她算一个,不当班早就睡了的珍珠是一个。

那章岂在房间里故意煮了酸笋粥,其实是想?

杀青香

杀青香

作者:萦索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杀青香》由网络作家萦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谷莠,周至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夜深了。 夏日的夜里,群星闪烁,蝉鸣不断,融融的暖风吹着倒是不冷,只是这样站在廊下罚站,对一个断腿才刚刚痊愈的小孩来说,有点苛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