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指鹿为南》指鹿为南小说 第十九章 白夜行 指鹿为南straight直人文

《指鹿为南》指鹿为南小说 第十九章 白夜行 指鹿为南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21-02-17 21:01:0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青恙 状态:已完结

新书《指鹿为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恙,主角靳鹿,陈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谢谢你。” 靳鹿一边把盘着的头发卸下来,

>>>《指鹿为南》在线阅读<<<

《指鹿为南》免费试读


“谢谢你。”

靳鹿一边把盘着的头发卸下来,一边道着谢。

苏铭安没回答,递给她一瓶矿泉水,“喝吧。”

“嗯。”

苏铭安看着渐渐暗下来的云朵,夕阳像是一面铜镜立在他面前,“你,”他话锋一转,“我小时候也怕水。”

靳鹿拿着毛巾的手一顿,忽觉得有点冷,“嗯。”

“我妈生我的时候大出血,差点没了命,她身体从那时候就虚了,导致我后来也没吃上母乳,偏偏我又一吃奶粉就闹肚子,”苏铭安笑,“所以从小身体就比同龄的小孩弱。”

“然后呢?”

“我爸听说游泳健身是最好的,我六岁那年就被拉去了游泳馆。”

靳鹿挑眉看向他,“但是你死活不下水。”

苏铭安点头,“我爸心一横,二话不说就把我抱进水里淹着,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我的喉咙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么说,”靳鹿看着他笑,“你对我还算好的咯。”

苏铭安喝了口水,“拉德威尔说过,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嗯,一万小时定律。”

苏铭安看向她,“没错,我那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失败,是因为人往往在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面前失去信心,徘徊,质疑,恐惧。然而,哪有那么难,打败自己的从来都是自己。”

苏铭安哪知道,当他把这套人生信条用在爱情上时,等着他的,只是一条怎么相信自己也走不出的死胡同。

靳鹿没想到书呆子的脑瓜子从六岁就开始有了人生觉悟,她不太想告诉他自己为什么怕水,只要一回想起警察把她母亲的尸体从海里拖出来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够了,更何况要让她描述她为了找她的母亲,整个人被海水浸到窒息的童年噩梦。

她突然想起那晚指着星空满腹经纶的他,“唉,你学习这么好,长大了想当什么啊?”

“我?”苏铭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砸得有点迷茫,“老实说,我觉得做什么都可以,”他顿了顿,“我并没有什么很喜欢的东西。”

靳鹿笑,“我就想以后能当个摄影师,在世界各地去走走看看,去记录山间的风,林间的花和世间的人。”

苏铭安的余光里,女孩穿着浅粉色的泳衣,两条白皙的长腿搭在池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他脑子顿了下,觉得心里某处的悸动越来越明显,明显得快要掩盖不住。

而那样的悸动早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一直躲在游泳池外,心若明镜的秦小萱就已全盘皆知。

**

靳鹿来到牧公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站在院门外抬头看着从院里伸出来的海棠,粉色和白色重重交叠,穿插于整个院子的上方,虽已接近暮色,其绚丽却多增添了几分神秘。

她蓦然想起在平安的日子,那时候她家的后院也有几株海棠,虽说平安以樱花酒闻名全国,其樱花自然是家家户户必种的,但听说因为母亲特别喜欢海棠花,便托一位朋友从外地挪了几株在后院。

那几年,樱花一谢,海棠便开,母亲常常站在树下赏花赏到忘了给她做饭。

靳鹿想起了小时候背的诗集,“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靳小姐。你来了。”

靳鹿缓过神来,张妈便已立在了她面前。

“小姐和明先生出去了,您先跟我去大堂坐会儿,她马上就回来。”

“好。”

靳鹿跟着张妈入了院,绕过草坪的时候路过了一栋小阁楼,她有些奇怪,往日那里的灯都是黑着的,今天二楼却亮了起来。

那栋阁楼和主楼足足隔了一条道,不管从整体布局还是阁楼本身,都和牧公馆有些格格不入。

“张妈,”靳鹿还是没忍住,“刚路过的那栋小阁楼平时有人住吗?”

张妈没回头,“那栋阁楼是太太最喜欢的地方,以前没事的时候就老爱在里面呆着,有的时候啊,一坐就是一天。”

“太太?”靳鹿有些意外,“牧先生已经结婚了?”

张妈脚一顿,转身看向靳鹿,“到了,请靳小姐在里面等会儿。”

靳鹿看了眼不苟言笑的张妈,心下开始后悔自己的多嘴,低着头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阁楼处在院子的北面,是牧公馆最高的建筑,牧彦南藏在窗帘后看着站在门外发呆的靳鹿跟着张妈进了屋,他知道她在看什么,那是他父亲最爱的海棠,准确来说,是靳小玥最爱的海棠,他的父亲,牧彦南转身看着自己刚画好的画,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的父亲,是在爱屋及乌。

牧鱼回来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了,进屋看到正在看书的靳鹿,扑上去就一个熊抱。

“小鹿鹿,哈哈,等久了吧!”

靳鹿被突如其来的人肉炸弹直接压倒在了沙发上,她双手艰难地把手里的书举起来,脸都被挤得变了形。

“喂,你快起来,重死了!”

“不要不要,”牧鱼扭了扭身子,撒着娇,“自从你跟着苏铭安学游泳后,人家好久没抱你了。”

“这.....”靳鹿表情扭曲地看向站在一旁的明风,“她受什么刺激了?”

明风只盯着眼前的人儿笑,没回。

“小鱼儿,你再这样得意忘形,我可不会再允许你跟着明风学骑马了。”

牧鱼听到声音,转头看了眼走进来的哥哥,跳了起来,振振有词,“风哥哥说了,以后他都可以教我骑马,哪轮得到你允许。”

“呵,”牧彦南看向明风,佯怒,“你瞧瞧,这还没过门就开始不听话了。”

“哥哥!”牧鱼的脸刷一下得红了起来,也不管被她压得还在咳嗽的靳鹿,急匆匆地就跑去了卧室。

“难得,”牧彦南倚在窗边,喝着咖啡,语气揶揄,“她还知道害羞。”

明风瞥了眼有些尴尬的靳鹿,欲言又止。

“那个.....”靳鹿识相,站起身来,看向穿着件薄羊毛衫的男人,“我去找小鱼了。”

牧彦南用眼角凉凉地睇了她一眼,喉咙里极不情愿地发了音,“嗯。”

明风看着靳鹿小跑出了大厅,“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

明风笑,“人家好歹是来给小鱼儿补课的,又没拿你钱,成效还极好,你要么让她别来了,要么,就对人家好一点。”

牧彦南低头啜了口咖啡,“今天去小阁楼了,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也不能冲着个小姑娘摆脸色,”明风走到沙发边,拿起那本书翻看着,“说到底,这也是上辈的恩怨,别让牧鱼和靳鹿受了罪。”

牧彦南盯着明风手里的那本《白夜行》,没说话。

指鹿为南

指鹿为南

作者:青恙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新书《指鹿为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恙,主角靳鹿,陈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谢谢你。” 靳鹿一边把盘着的头发卸下来,

小说详情